跳至主要內容

現實

一個人物左手拿著透明的紅色藥丸,右手拿著透明的藍色藥丸
圖片來源:OpenAI DALL-E生成。
本圖片僅用於非商業性、個人部落格文章中。圖片的著作權屬於OpenAI。

選舉結束了,但不同於以往的是,那份狂熱持續延燒著。從以前的藍綠鬥爭,多了一個白色,而更多時候,彷彿又回到操弄各種議題製造對立的年代。仔細想想,那位前候選人的確一直藉由網路議題在製造對立。

在社群平台發洩幾天後,總覺得一直討論這些議題讓人無法腳踏實地的過日子,失去「現實感」。看著持續上升的 Like、Repost、Bookmark數字,我知道演算法會把我的文字繼續餵養給同溫層的人,也間接製造對立,撕裂不同世代、文化、族群。文字會傳遞力量,會傳遞寫作者的情緒,但寫作者不見得有能力再利用文字治癒破碎的心靈。

在社群平台上發言,就像站在路邊的肥皂箱上,手上拿著麥克風,此時的發言者不是那個平時擦身而過的路人,不是在捷運車廂裡和你搶座位的乘客,也不是那個早你一步進電梯並按下關門鈕把你關在門外的人,而是有話語權的人。

我看著因為過往涉略領域的發言獲得認同時,卻想起去年某個時間接到電話,朋友因自新冠疫情前就不斷陪家人進出急診室,已六神無主,只希望有個聲音可以安慰、穩定心情、平復情緒。我也束手無策,加上我當時也處於自身難保的狀況,只能幫朋友一家祈禱,之後,換我準備進手術房。出院後,也沒再連絡。

現實就是,不論以往在網路社群裡的音量有多大、職位有多高、做什麼事、是不是真的懂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或是理解什麼是無條件經濟收入,還是懂 Nash Equilibrium,最終還是要面對家人和自己生理和心理的病痛,每天都要為「生存」焦慮,只能把理想中的自己投射在社群平台的帳號上,把人生耗費在不真實的同溫層裡。

事實上,每天都被垃圾車制約、每個星期都要打掃家裡、刷浴室地板和馬桶,一張又一張的帳單、每個月都要繳的房租,居住在同一空間的室友,擔心你沒吃飽、沒穿暖的父母,這才是真實的人生。

看著社群上討論著是否用電子投票、是否要禁用某個短影音應用程式⋯等,這些議題反覆被討論著,在還沒討論出處理方式時,又被另一個有熱度的議題取代。

我在此簡短的提到,有興趣的話,日後可以再討論。

  • 許多年前在歐美有試過以區塊鏈機制來投票,例如:Switzerland’s first municipal blockchain vote hailed a success,這篇 2018 年的文章有提到需要先有電子化身分識別,而電子或數位身分證在台灣一直都是處於僵局,如果要進行以區塊鏈機制來投票,需要設想的更完備,包括互通性、資料可互相操作性,另外還有如何將現有的投票機制數位化且同時具有安全性、不記名且合法。
  • 其他國家以「避免兒少受有害內容傷害」、「個人資料會傳輸至中國」等理由禁止人民使用抖音(TikTok),因為在這些國家中可能有完善的個人資料保護法、兒童青少年的網路安全規範、跨境資料傳輸法規等。但台灣和中國的敏感關係從中國國民黨自中國撤退到台灣後,兩個政黨的文宣戰從紙本、集會到現在透過網路傳遞,這是不同與歐美國家的現實。很多年輕人沒有經歷過出門上學前,家長會耳提面命提醒小孩:「不要隨便拿人家手上的小冊子/紙本文件,那可能是共產黨的文宣,收了就再也看不到爸媽了。」在蔣家威權統治時代,戒嚴年代禁止散播或收取街頭可能通匪的宣傳單,也因為保密防諜人人有責,很有可能被路人、鄰居舉報。現在這些都已網路化,甚至坐在計程車裡都可以聽見司機透過某種工具在播中國的「宣傳」,我記得那天自己發抖著下車,不斷思考能向誰檢舉這件事?我是否有足夠證據證明這件事有可能危害國家安全?如果沒有實際經歷過那樣的年代,可能沒有人會保持警覺。


這篇文章用的照片,是由OpenAI DALL-E產生,它不太真實,但我對於社群上那些不斷挑釁與對立的文字感到不解,甚至會好奇是不是 AI 的惡意產出。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為什麼我支持《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

在經歷許多次反抗台灣政府所立的網路相關法案後,我其實沒想過除了《數位通傳法》草案外,我還會再支持另一部法律草案,雖然 《數位通傳法》草案還壓在某處,但如果有人讀過《數位通傳法》的草案,再讀這部《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就會知道這部草案的重要性,而且也可以顯示台灣網路使用者的成熟度,更重要的,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引入國際網路治理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的法律草案,而且是用在正確的地方。 有興趣想知道我在讀法條時的筆記和當下的感想,可以看我這則  Tweet 。這篇不使用逐條讀法條的方式來寫,因為那會讓人昏昏欲睡,我也不去比對歐盟《數位服務法》,因為我在讀《數位服務法》草案時,該草案特別強調是加強歐盟 E-Commerce Directive  ,而不是取代它,而且更多著重在預防盜版、仿冒,保護消費者的法案。所以當有輿論提到參考自《數位服務法》的《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限縮言論自由時,我其實是一頭問號的,但一直到今天我才有時間讀《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這篇文章出自於我的個人經驗和閱讀法案的心得,與擔任的職務無關。 如果最近注意一下網路的資訊,有幾件事該注意一下: 有許多人在社群平台,如Facebook或是其他網路看到一些廣告,而這些廣告可能是要你支持台灣農產品、台灣製的產品,結果你收到時,上面還寫著簡體字,通常這是所謂的一頁式廣告詐騙,而行政院的消費者保護會在 2019 年時就有新聞稿在警告「 一頁式廣告詐騙多 小心查證保障多 」,之後像公視或是其他單位都有相關的活動在提醒大家小心這類廣告。但目前這些廣告其實多數不易處理,因為不容易取證、保留證據,等到追查到時已經找不到對方了。 有不少親密照片與影片在情侶分手後,被報復性的上傳到情色網站或透過即時通訊傳到親友的帳號裡,或是被洩露個資,遭到公開的霸凌。 之前有一個專題:「 青春煉獄:網路獵騙性私密影像事件簿 」,光是讀完這個專題報導我就覺得受傷。 有人使用 Deep Fake 把台灣名人的臉部照片合成至色情影片再上傳至色情影片平台,今年 7 月才被判刑。 還有許多創作者藉由網路分享作品時,被人盜用,甚至有國外的使用者修改台灣人的作品去參與比賽還獲獎。 有一次打電話問某個部會,如果消費者在國外電子商務平台買東西,但資料被外洩怎麼辦?雖然政府願意協助,但衡量至國外打官司的時間和成本,就會讓人卻步。 有些行為在現實世界裡有法可管,例如《兒童與

聽死神說故事--偷書賊

書名:偷書賊(THE Book Thief) 作者:Markus Zusak ISBN:9789866973420 作者網站: Markus Zusak 譯者:呂玉嬋 出版:木馬文化 封面取自博客來網路書局。 購買於小小書房。 這個夏天讀《偷書賊》和《失物之書》,會在兩本不同的故事裡看到同一個時空背景所發生的故事,同樣是發生在孩子身上的事,同樣在說文字的力量,但《偷書賊》的節奏比《失物之書》緩慢一些。我盡量不要比較這兩本書,因為這是很無聊的事,但在閱讀的過程裡總驚訝這兩個故事有那麼多巧合之處,不是情節上的相似,而是在人物角色和背景總是有相似或是對立的情況出現。 《偷書賊》的女主角是被德國夫妻領養的莉賽爾,原本也要一同被領養的莉賽爾的弟弟卻死於火車上,莉賽爾在遭受與父母分離及弟弟的死亡後,在精神上受了極大的創傷,幸運的是領養她的父母是故事書中最仁慈的角色,給了莉賽爾完整的愛,不同於此時期裡其他的孩子可能瀕臨餓死或是送入集中營或是在街頭流浪被流彈波及,莉賽爾因為養父母的照顧和周遭的朋友、躲在地下室的猶太人…還有偏愛她的死神。 這個故事的特別處之一,敘述者不是主角或是任何一個書中的角色,而是沒有時空限制,總是旁觀的第三者,特別是在二戰的年代,無所不在的死神,戰場、集中營、巷弄裡,特別的是,這個死神總是想要表現祂冷酷無情和輕蔑人類的一面,但實際上我們從書中讀到的,是祂憐憫人類、輕視、無奈、驚訝人類的個性,也像人類一樣會抱怨工作、具有詩意、幽默感,也就是具有人性的一面: 人類只有在一天的開始與結束時,才會觀察顏色的變化。 但是對我而言,一天當中,每個短暫片刻都呈現出不同的色度與調性。 光是一個小時的時間,就包含了幾千種不同的顏色:蜜蠟黃、柔絲藍、陰鬱黑。 我是做這行的,當然特別注意顏色的變化。 …她貫徹始終,只要經過三十三號的門口,從沒有忘記吐痰,還會外加一句「死豬」。我發現德國人有個特點:他們真的很愛豬。 這個具有人性的死神成了說書者,祂說著在戰時會發生在任何一個角落的故事,然而我們透過祂的眼睛,看到一個帶著色彩、煙硝味濃厚、心驚膽跳與眼淚的故事,祂不儘是旁觀者,同時也是貫穿整個故事的主要角色之一。 整個故事讀起來有對納粹主義的不滿也有對當時情況的無奈。裡面對於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PTSD )的描寫也很貼切,莉賽爾和猶太人麥克斯分別經歷了不同程度的打擊,也產生了同樣的症狀,

傳統市場裡的數位轉型

這個周末去逛了傳統市場。雖然被稱為「傳統市場」,但已經沒有小時逛傳統市場,必會經過血淋淋或是泥濘充滿廢棄菜葉的地面,而是明亮乾淨的走道和攤位。 如果時間充裕,我喜歡在傳統市場裡買菜更勝於走進光鮮亮麗的超市,在噴著冷氣的貨架上採購。超市貨架上一袋袋精美包裝的蔬菜或是一盒一盒的進口水果,總是讓我在買回家後十分氣餒,除了一堆塑膠垃圾外,很多水果盒的底下還襯了一塊泡棉,通常那一面會藏有許多秘密,例如一盒售價超過百元的進口葡萄,總會有被蜜蜂叮了一下,被小鳥啄了一口、或被擠爛、或被拆成兩、三截、發黃果梗躲在看不到的那一面。 有次在醫院對面的水果攤買了一串台灣巨峰葡萄,完整的一整串的被套在塑膠袋裡,果梗還是翠綠的,果實飽滿的台灣葡萄,不用百元,這讓我只有在不得不的情況下,才會走進超市,用自助收銀機結帳,再被對我不太友善的結帳流程和介面,有時是沒熱感應紙的收據機搞得十分挫折。 自從 ChatGPT 出現後,「它」就是我的同事,每天和 ChatGPT 一起工作外,有時和 Claude、Bard 工作,我每天和 AI 一起工作的時間超過 5 個小時,和電腦講話的時間比和人類還多,讓我下班後只想遠離和電腦、網際網路有關的一切。 所以去傳統菜市場買菜,成了與人接觸,回到人世間的儀式。與人互動,而不是與機器互動,眼睛看到的是真實的蔬菜、聞到菜根上的泥土氣味、豬肉的氣味、魚腥味、醃菜的氣味⋯等各種食物的香氣或是血肉的氣味。到了中午時間,市場要休息時,攤販們就會以薄利多銷的方式,把菜攤上的菜出清:「花椰菜2包50元哦!」、「菱角這個星期就沒了,要吃要明年囉!」 買了菱角和蓮藕,當然要買排骨。上星期買了如美人臂般的蓮藕,但因為懶惰,去超市買排骨,結果可惜了好吃的蓮藕。這次到了市場裡,看到還沒休息的肉攤,跟年輕的頭家買了所需份量的排骨,又逛到另一攤,請年輕的姐妹花給點做肉燥的肉品建議,於是切了胛心肉,結帳時發現這個攤位可以使用兩種電子支付。 LINE 是台灣人使用頻率最高的通訊軟體,從《 2023 年台灣網路報告 》可以知道使用LINE的比例占其受訪人數 77.65%,從 Money 101 的《 消費者行為調查報告 》則是知道 LINE Pay 是目前台灣使用頻率最高的電子支付軟體,所以在攤位上看到可以收LINE Pay並沒有很意外,攤位上支援的另一個支付工具是較晚進入電子支付戰場的全盈 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