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關於花精的FAQ(2)--花精諮詢篇

巴哈中心網頁

在這篇的FAQ裡所寫的是關於在花精諮詢上的常見疑問,希望可以藉由這篇的內容裡可以解決許多人在對於花精諮詢上的疑問:

  • 台灣有哪幾位是英國認可以的花精治療師?

    以下資訊是從英國巴哈中心網站所找到的,位於港台的六位治療師及他們的聯絡資訊,可以在Referral List裡找到以下的資訊,我只留下他們的姓名,電話可以在網頁上找到:

    • Penghu County(澎湖):Magong City, Wan-Li Hsu
    • Taipei(台北):
      • Yi-Ying Chang
      • Chiu To Cheng
      • Chia Ping Lin
    • Taichung(台中):Hui-Chuan Pai
    • Hong Kong(香港):Tokawan, David Siu Sun Cheung

  • 和花精治療師面談與一般的心理諮商有什麼不同?

    表面看起來界限有點模糊,但的確是不一樣的。心理諮商像是針對我們的心理狀況,找出這些心理狀況的問題,讓我們去面對這些心理問題並加以改善;花精諮詢其實比較像是和花精治療師聊天,而花精治療師是針對個人的情緒面向來改善,找到負面情緒形成的原因,再利用飲用花精的方式來解除個人的負面情緒,所以花精諮詢是針對情緒來改善,而不是心理狀況來改善。

  • 如果不是Practitioner 可以幫別人調配花精嗎?

    我也曾經問過英國的巴哈中心,他們表示依照書本的了解及練習,也就是上完Level 1的課程後,可以為家人及朋友調配花精。

  • 坊間有人用抽花卡的方式來選擇花精,我也可以買一組花卡自己使用嗎?

    依照Dr. Bach的Simplicity原則,以最簡單最方便的方式來選擇花精,是不需要使用「抽花卡」的方式來選擇花精,只要你了解這三十八種花精的特性與原理及如何調配花精的正確觀念就可以了。

  • 坊間幫人調配花精,一瓶30ml可能要五百元,或是花精諮詢的費用可能要上千元,這樣合理嗎?

    該怎麼說呢?其實沒有所謂合理與否的問題,因為這些治療師或是醫生他們要花心力、場地以及很多商業因素考量,加上花精的價格並不便宜,所以在成本考量上,他們也是需要有所回收的,但相信他們都是以善意幫助每個人為出發點的。

  • 有哪些諮詢機購?

    台灣其實有很多諮詢機構,除了官方網頁所登錄的BFRP之外,也有不少醫師運用他們的專業醫學知識和技術,配合花精的使用來做諮詢,我想稍微用關鍵字搜尋都會找到需要的資訊,不便在這裡做介紹,因為每個諮詢機構運用的方式不同,每個人適合的方式也不同,我沒做過這類的諮詢,所以也無法告訴各位哪一個比較好,量力而為。

  • 容顏有在販售花精嗎?

    沒有。但也許我們可以開合購團進口自己所需的花精,分擔運費,目前無法團購。

  • 可以請容顏幫忙諮詢和調配花精嗎?

    已完成Level 1和Level 2的課程,希望能在自己的能力範圍裡幫助需要的人:預約方式收費資訊。希望有助於各位。


圖片取自英國巴哈中心網站,右下角的人像即為Dr. Bach。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

留言

  1. Hi, This is Patricia Reeve-De Becker (BFRP & Trainer) writing from Germany.
    I see thru my google analytics that I get visitors from many parts of the world including China !! And I would like to add your Blog site URL , if applicable, to my sites. Can't say I understand much :-)but the indications I see seem to offer the infos I offer.
    Hope this gets thru- 2 of my sites:
    http://www.bachblueten-pur.de
    or
    http://www.originalbachblueten.de



    All the Best

    Patricia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TW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離 TWIGF 2019 舉辦的日子有點時間了,而且多數時間在準備 APrIGF 2019 和參與網路治理的線上課程,加上兩年下來已經有自己偏好的議題,有些議題在台灣有技術性質的場次討論,但技術專家也較少參與討論性質偏重的網路治理論壇,所以今年沒有在 TWIGF 提案,但參與了兩個議程,當然也在其他的議程有發言,不過也沒有太多想法。

今年參與的兩個議程:
How to make the multistakeholder model work: case study on the Philippine National ICT Ecosystem Framework女性在ICT領域的就業機會和未來 (TechGirls) 以下只分享我個人的心得,不代表其他參與者或這個議題的內容,也不代表 TWIGF 。

參與 APr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從Vladivostok回來後,花了一些時間完成了我的出國報告。

感謝 TWNIC 讓讓我以國際事務委員的身份參與 APrIGF 2019 ,等到他們把報告公開在網站上後,才能公開發表自己的心得。

如果想要了解這次的會議裡談論了哪些主題、我個人參與了哪些討論會,可以參考大會的網站和我的出國報告,我會在文章之後附上連結。

這一篇其實是我個人與會的心得,很多事因為已寫在公開的出國報告裡,所以不再重複。

台灣女性在 ICT 相關產業的情況(更新至 2018 的資料)

去年五月時寫了一篇「願天下的女性都能享受自己選擇的人生」,事隔一年,主計總處、內政部的詳細報表資料已經找不到了,只找到粗略的分級,所以今年也不打算更新太多項目,只大概更新一下資料。關於資料這件事,如果政府繼續排斥將這些資料完整的公開,我覺得整個開放資料或政府公開資訊都只是做做樣子,有交差就算了。

在我開始更新資料前,先讓大家看一下這是讓我今年在主計總處統計專區裡所下載回來的資料,表頭是「臺灣地區15至64歲已婚女性曾因結婚、生育而變更職務之情形」,但只有依學歷來區分,無法看到以年齡來分組的統計資料,但這份資料的主題不就是以年齡來分組嗎?

後來我找到 2016年的「婦女婚育與就業調查報告」,其實就是去年使用的資料,所以只好再去找尋其他的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