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悄然成型的數位社會評等制度

Photo by Wabi Jayme on Unsplash

當我在讀 Creditworthy 這本書時突然意識到原來在我們使用「信用卡」的當下,已經成為了願意被政府、財務金融體系追蹤與分析消費行為的消費者。政府、銀行、任何一方,都可以透過合法的管道取得這些消費記錄、個人財務的信用評等制度。

對於擁有規律收入的民眾來說,信用評等制度同時也決定了個人在金融財務體系的信用等級。它可能決定了在申請貸款時的金額、信用卡的額度、影響到一個人如果要移民去其他國家的機會⋯⋯估計在一般生活情境裡都會認同這些財務金融體系的信用查核與稽核。

在網路交易漸漸成為主要消費方式的年代,在許多交易平台、媒合平台也建立了所謂的「評等制度」。為了減少「第三方機構」的存在,買賣雙方可以相互評價,並列在該平台中提供其他買家、賣家參考是否執行交易。個人的消費記錄不止可以從銀行體系取得,電子商務平台(B2C、C2C零售業如拍賣;服務業如共乘服務、叫車服務、外送平台⋯⋯等)上幾乎可以公開所有的評價記錄。消費者可能在消費之前,先用相關的服務平台看看這個店家在消費者的評等如何,可能會因為頁面上的負面評論過多,而打消了前往消費的意願;找尋飯店前,先去相關的平台看看顧客對其評價,再決定是否訂房消費。

之後各種電子支付、行動載具,把消費記錄存在服務平台業者、商家、金融業者的資料庫裡,並任這些業者們分析、觀測消費者的消費行為、使用偏好。

有天晚上我使用了叫車平台,並指定女性司機。對方在看了我在上面的信用評價後,要求以電話溝通,確認我也是女性,並且沒有安全疑慮後,才決定執行這次的叫車任務。也聽聞過有些公司在聘用員工前,可能會藉由 email去找尋員工社群帳號的使用記錄,或藉由任何方式去找出對方的數位足跡,也許不會明說,但這些數位足跡或多或少都會影響雇主決定是否聘用的意願,這些數位足跡、評等、公開的言論,都構成了一個人或是一個店家在數位世界的樣貌。

公開透明的評價或評等資訊,看起來保障了買賣雙方、減少第三方單位的介入,但我也開始反思,當人權團體都在批評中國的社會信用制度在侵犯人權時,網路使用者本身其實也逐漸依賴著這樣的評等制度。例如在社交平台上,一個陌生從未見過的帳號送出了交友要求,你是否要接受對方?衡量的標準依據是什麼?和你的共同好友數?有無見過面?還是其他的公開資訊?在社群媒體或數位服務評等資訊為 0 的新進人員,是否也要經歷過一段更辛苦的耕耘期或是耗費更高的行銷成本?

有些人就會認為,那不要使用社群平台,就沒有相關的問題了吧?在如此重度依賴社群平台的年代,沒有提供任何公開資訊的人,是否就被這樣的社會排擠?如果一個人要融入數位社會的第一步是什麼?其至還有看過關於男女交往前,先看對方消費評價、記錄的潛規則。也許有些人看過以下這支影片,描述男女朋友交往,但男方卻沒有任何社群帳號,造成了女方的恐慌:


在以往年代裡,網際網路不是唯一的工具,也不需要時時刻刻都依賴著網路服務,隨時可以離開網路,透過其他方式取得資訊,藉由人與人現實的互動,而建立人際關係,所以在長輩們常會告誡一句話:「名聲要留給人探聽」,也就是要建立個人的好名聲,避免落人口實。在我們成長的年代中為了保護兒童與青少年,有些網路服務平台是拒絕 13 歲以下的兒童註冊帳號。

現代的資訊社會裡,網路已經成為生活的一部份,對現在與未來的孩童,網路就是生活,任何事情都可以透過網路來協助處理,提升效率、節省時間,為什麼還要過著上一代的生活方式?網路不就是要來幫助大家快速找尋資訊、處理問題、節省時間的嗎?

不同於我這個年代的人可能到十幾、二十多歲才開始建立自己的數位身份,有些孩子可能一出生就已開始建立自己的數位人格,從父母上傳至網路的照片,到小朋友們透過技巧為自己在社群平台註冊帳號,藉由簡單易用影音平台建立自己的品牌、自己的頻道,他們無時無刻都在創造自己的數位足跡。身為家長,要如何和孩子們溝通並開始教導小孩子們使用網路、注意自己的數位足跡、建立自己的數位身份,避免成為長大後的遺憾?

在我們高喊保護人權的當下,也在不知不覺中藉由這些評等制度建立了自己心中的衡量標準,大概也是網際網路為人們帶來便利生活之外,也默默的帶來了「評價」、「分級」的效應之一。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國際合作不是只有聊天和簽署MOU

這是第三次參與台灣網路資訊中心(Taiwan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er,簡稱 TWNIC )所辦理的 IP 政策資源管理會議 ( IP Open Policy Meeting, 簡稱OPM,以下如果有再提到都會寫為 TWOPM )。第一次參加時覺得有點像研討會,第二次匆匆忙忙的在活動進行到一半就要趕往柏林參與 Freedom Online Coalition 年會,這是第三次參與會議,留下一點心得記錄。
因為自己接觸的領域也多在應用與末端消費者的使用研究或是政策治理,較少接觸到網路基礎建設端的「政策(Policy)」或是「治理(Governance)」。消費者應用端都常較容易理解,也容易獲得共鳴,以行銷與管理的角度來說,談應用端的投入成本不高,回收速度快,自然大家也都會一窩蜂往末端應用來談:網路行銷、應用⋯⋯簡而言之就是以最少成本行發大財之目的。

關於大家在討論的數位經濟

2017年三月的第三個星期,台灣的立法院裡發生了兩件事,一件是國民黨的許毓仁委員召開了第二次的「數位經濟基本法」草案公聽會,另一件事則是民進黨的余宛如委員等11人,成立了「立法院數位國家促進會」。配合了年初行政院科技會報所發布的「數位國家•創新經濟發展方案(簡稱DIGI+)」,可以感受到新政府積極想要有所作為的各種行為。
台灣各方對於「數位經濟」的定義,一直都是模糊、充滿不明確、僅提供大方向的描述,但若要立法,法律是需要明確定義的規則,模糊的方向可能會導致行政資源的浪費,在日後也可能對於整體社會發展有不利的未來。
從定義來看,先查尋維基百科:
Digital economy refers to an economy that is based on digital computing technologies. The digital economy is also sometimes called the Internet Economy, the New Economy, or Web Economy.  「數位經濟」是指基於數位運算科技的經濟體系。有時也被稱為網路經濟、新經濟或網絡經濟。 在維基百科的頁面下方則提到「數位經濟」這個詞彙最早出現於Don Tapscott在1995年出版的《The Digital Economy: Promise and Peril in the Age of Networked Intelligence》一書當中,作者認為數位經濟的基本需要以下的要素:   The digital economy requires a new kind of businessperson: one who has the curiosity and confidence to let go of old mental models and old paradigms; one who tempers the needs for business growth and profit with the requirements of employees, customers, and society for privacy, fairness, and a share in the wealth he or she creates; one wh…

[試讀]小島(The Island)

書名:孤島戀人(小島)The Island作者:Victoria Hislop譯者:謝佩妏ISBN:9573325292 出版:皇冠維基百科中關於痲瘋病(漢生病):中文英文博客來銷售連結:孤島戀人 在拿到試讀本時,上面印著的書名是《小島》,讓我遲疑了一下,以為出版社寄錯書了,事實則是,《小島》是《The Island》英翻中的直譯書名,最後似乎定案為《孤島戀人》。我比較喜歡《小島》,因為這本書它講的不止是愛情,用《孤島戀人》當書名讓它的格局變得好小,封面也讓我感覺像是羅曼史小說,也因此,我選擇自己拍的海芋放在這裡。
一邊讀著試讀本,它讓我無法停下閱讀,故事的起伏與轉折,是讓我放不下來的原因之一,還有一個原因,當我在讀這本書時,腦海裡的畫面是安哲羅普洛斯的《悲傷草原》及由Eleni Karaindrou為這部電影所做的配樂在腦海裡不斷的響起,即使《悲傷草原》的背景設定與書中年代不同,但當我讀到這個家庭的男主人要把染上漢生病的妻子及女兒送上小島時,島上出來迎接的人和丈夫離去的文字,都讓我想起《悲傷草原》影片開頭那些因戰亂而顛沛流離的人民只能居住在國境交界處,無奈且不知所措的表情。
這樣的故事總是以與母親相處不睦的女兒在面臨人生抉擇時感到茫然,決定要從探究母親的背景故事來開始,很老套的手法,幸好,之後的劇情彌補了這樣老舊的開始。除了是三個世代四個女人(艾蘭妮、安娜、瑪麗亞、蘇菲亞)的故事外,也是講那個時代人們對於漢生病的恐懼與誤解,還有「命運」。
「...我們說的『命運』,很大一部分是由祖先而不是星辰決定的。希臘人談歷史必定會談到命運,但指的不是無法控制的力量。沒錯,有些事突如其來,改變了我們的生命,但這些事其實取決於我們周遭和我們之前的人的作為。」 故事的開始,這段話便已告訴我們之後這個家庭裡的故事,原本一個幸福的家庭,從女主角艾麗希絲的曾祖母艾蘭妮罹患了漢生病後,所謂的幸福就消失在疾病的來臨後,母親必須離開所愛的家人,帶著一個不是自己親生的孩子到島上過著被隔離的生活,偶爾能與往來兩岸運送物資的丈夫見面,聽丈夫談兩個女兒安娜及瑪麗亞的狀況。故事轉啊轉的,轉到了安娜及瑪麗亞這對姐妹身上,母親的性格似乎一分為二的分別傳給了兩個女兒,安娜懂得什麼才是對自己最好,也懂得用手段去爭取,而瑪麗亞則負起了照顧父親的責任,堅忍與自我犠牲,似乎在瑪麗亞的身上出現,但上天給她的考驗是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