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對台灣即將更換的數位身分識別證的幾個疑問


在 2017 年時,台灣政府相關部會就不斷用各種藉口,要將現行的卡式身分證更換為結合更多功能的數位身分識別證,例如:多卡合一可以讓民眾的皮夾薄一點、許多國家都換成數位身份證,所以也要換。台灣的人權團體不斷的提出疑慮,提醒民眾若是實施數位身分識別可能會面臨的風險,試圖喚醒民眾的警覺心。

吵吵鬧鬧至今,只要是反對數位身分證的人,就不會收到內政部或是其他相關活動的訊息,就如同當初資安法一樣,反對的人就讓他們不知道訊息一樣,甚至是在社群媒體上對提問也是封閉、選擇性的回答。

今天看了三篇文章:
  1. 台灣人權促進會 (台權會):晶片身分證:為誰造橋鋪路? (2019/08/22)
  2. 中央社:數位身分證明年10月換發 未來結合手機免攜卡 (2019/08/22)
  3. 中央社:徐國勇:不換新身分證無罰則 恐無法投票 (2019/05/16)
看起來數位身份證是勢在必行了,但報導中的內容則讓我覺得這些都無法構成說服民眾 (我) 更換數位身分證的理由。

在 2017 年時,我已經過對數位身份識別證的疑問:關於台灣 eID 的一些提問,而近期的報導,依然沒有解決我對這張卡的不信任。

多卡合一可以讓民眾的皮夾薄一點?

目前規劃的數位身分證是打算將現行身分證和自然人憑證結合在一起。自然人憑證可能一年使用約一至兩次,而且可能是在家使用居多,使用身分證的場合稍多一點,銀行開戶或是一些文件就會需要使用身分證來證明自己的身分。

所以不常用的卡不會帶在身上,它不像折扣卡需要時時帶在身邊,吃飯結帳時出示自然人憑證也不會省去服務費,它的確可以合併到身分證,或是乾脆取消掉。把現行的一些服務,例如:查閱自己的信用記錄、申請戶籍謄本...等,整合至身分證即可。

同時,在今年換新我的自然人憑證時,我發現裡面有個「憑證是否公開」的項目是「預設公開」的。我問了一下經辦人員,原來這是預設在政府內部公開,各部會在需要時是可以檢視資料的。於是在現場馬上要求把這個選項關閉。各位也可以透過自然人憑證網站操作,關閉這個項目,網站上有提供操作指示:憑證是否公開

數位身分識別證是政府數位轉型的一環?

在我個人接觸過的政府數位轉型報告裡,都沒有提到政府數位轉型 (Government Digital Transformation)的必要步驟裡,把人民的身分資料數位化是必要的條件。多是都是在談領導人的支持、對於服務流程的改善、如何讓人民享受便利的政府服務、內部行政流程電子化、內部治理如何透過電子化、外部對民眾的線上服務、與實體的整合,這些內部治理議題,多數是在談政府部會首長有沒有相關的治理意識與決心、如何讓民眾透過各種管道參與政策決策、治理框架、採購流程。

OECD提供了12個原則、McKinsey也提供了他們的建議:
  1. OECD Digital Government Toolkit - 12 Principles
  2. McKinsey: Transforming government through digitization
千萬別拿民眾的個人資料開玩笑。

台灣政府的紙本申請文件,就算是要更新一個表格,也要同步修改線上介面和資料庫都做不到了,還談政府數位轉型?

綁在手機上,又要有支付功能?

在這一百多天香港的反送中遊行裡,出現了遊行參與者不使用八達通卡搭乘香港地鐵,而使用零錢購買乘車票證,原因在於他們不想被政府追蹤行踪。

台灣現行悠遊卡的概念其實來自於香港的八達通卡,可以運用在儲值、支付,這幾年八達通卡配合消費者愈來愈依賴手機的行為,也讓這張卡片虛擬化,做成應用程式 (APP) 可以安裝在手機上,同時也可以結合 O!ePay,可以自動儲值、儲存電子票證、收據,所以只要帶個手機出門,不用再帶八達通卡。甚至他們也鼓勵民眾在手機上安裝八達通的 APP。

這也顯示了這張八達通卡 (APP) 結合了金融功能、可以取得使用者的財務資訊,因為它是交通卡的功能,所以也可以取得這支手機、這個卡號擁有者的地理位置。

我放上中華航空 APP 在我手機裡可以取得的權限,它包括了這支手機的位置、儲存的資料夾內容、可以透過程式操作相機、還可以取得手機裡聯絡人的資訊,當然,我全部關掉了,憑什麼這個 APP 可以取得這麼多資訊呢?

在中央社 8 月 22 日的報導中提到:「內政部表示,數位身分識別證是自然人憑證的升級版,使用時不會在憑證中心留下任何紀錄,也不用連回內政部取用個資,沒有一個機關可以掌握New eID 的使用軌跡,所以沒有國家監控的問題。」

原本我覺得台權會文章內文的內容無法支持在開頭提到的國家監控論點,但如果要綁在手機上,那麼國家監控的確是可以進行的。同時我在公共政策參與平台上看到這個提案:「未來新式身分證除IC安全密碼功能,應結合全國戶政系統及金融系統,可避免人頭帳戶及減少開戶照相程序,也就是只要政府有心,當然不需要連回內政部取用個資,它只要追蹤那支綁定手機定位的卡號就可以了,還可以了解使用者的財務狀況,真是輕而易舉。

所以請各位想一想,也許轉換為晶片卡的數位身分識別證還沒有虛擬化的應用程式來得可怕。

在印度的 Aadhaar 和美國的 Equifax 相當的有名,Aadhaar 資料庫儲存了印度人民的生物辨識資訊、連結銀行財務資訊、綁定手機號碼;美國 Equifax 則是儲存了大量的美國、加拿大、英國人民的個人資料、財務與金流資訊。Aadhaar 資料庫三不五時就傳出資料外洩,人民因為資料外洩而面臨詐欺、身份被偽造向銀行貸款或是購車的新聞;Equifax 確實遇到了資料外洩,但也無法妥善處理民眾將面臨身份被竊取、財務隱私資訊被公開的風險。

如果真的像公共政策參與平台上的提案,未來的數位身分識別證要結合全國戶政系統和金融系統,請問要如何協助民眾減低資料外洩、身分被偽造、隱私被公開的風險和相關的補救措施?

不換身分證就沒不能投票?

身為平民百姓,我十分希望我可以有選擇權,避免使用這樣的服務,我是否可以做個註記,不換發數位身分識別證?從今年 5 月 16 日的報導裡可以得知:「若是民眾選擇不換領數位身分證,是否會有罰則。徐國勇表示,不換不會有罰則,只是民眾若選擇不換,恐怕會影響到相關權益,如可能無法投票。」

因為會影響到我的投票權益,於是我在想,換發數位身份證的目的是什麼?方便辨識我有沒有去投票嗎?有沒有法規註明一定要換成最新的身分證才能投票?

於是我查了一下偉大的中華民國憲法,在第十七條則寫了:人民有選舉、罷免、創制及複決之權;於是再查詢公民投票法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裡面只提到,投票時要出示國民身分證,核對身分證統一編號,才可以參與投票、領取選票。這也表示,只要我能證明我就是我自己且當地的選舉名冊有我本人的名字與資訊,我不更換為數位身分識別證,政府也不能取消我的選舉權,所以,請不要誤導民眾以為不換身分證就喪失選舉權。

APrIGF 2019 討論的數位身分識別

在 APrIGF 2019 中,幾乎所有參與者都反對政府使用數位身分識別或是建立如 Aadhaar 的資料庫。畢竟駭客總是比政府還要早知道資料庫的漏洞在哪,如此龐大的資料庫,都是主要的攻擊目標。

在現場就有參與者也提醒大家,對於國際間的難民、無法以紙本文件證明自己的人來說,把自己的身份資訊數位化,是能協助這些人重新進入社會、參與經濟活動的管道,因為在目前的社會運作架構下,只有這樣的方式才能證明他是他自己。

也許我們該做的,是好好省思為什麼我們需要藉由一張卡片、一支程式、任何第三方或第 N 方機構來證明自己的身分?為什麼我們要犠牲自己的隱私來取得便利的生活或蠅頭小利?人與人之間互信的基礎為什麼這麼薄弱?為什麼政府要做這些事情,目的是什麼?

最後麻煩一下,請不要再說把民眾個人資料電子化或數位化就是政府數位轉型的一環,真的是一點關係都沒有。

留言

  1. 最後一句話很有感. 不該只是資料電子化和數位化就是政府數位轉型. 得搭配還權於民,並且連政府需要資料也一樣需要民眾授權才是

    回覆刪除
    回覆
    1. 也許很多人對「政府數位轉型」的作法有不同的意見,但從相關的文獻資料、他國「政府數位轉型」的經驗,從未說「數位身分識別證」是「政府數位轉型」的一環。

      「政府數位轉型」是政府內部的治理、如何藉由改變服務流程提高人民使用政府服務的效率。談的是藉由數位化服務改善行政流程、服務整合,而不是為了提升他們自己的行政效率,就把服務成本外部化,也不會談到「還權於民」。沒有一個政府會真的「還權於民」,只會在固定的框架下,讓民眾有部分的決策權。就像有些餐廳,他們說提供客制化的餐點,但其實只是告訴客人主餐是五選一、沙拉三選一、附餐二選一,甜點三選一,飲料四選一,就是這樣而已。

      刪除
    2. 真正的「還權於民」,就像是 Bitcoin 最初所談到的,不經過第三方或第 n 方。這樣的境界需要人民擁有高度的自理、自治、自制的能力,要能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不然永遠都會需要第 n 方幫人民扛責任。

      這也是政府有機會存在和介入的原因。

      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 2019 世界經濟論壇「全球競爭力報告」和「全球風險報告」

自從把重心放在網路治理領域後,比較少去關注世界經濟論壇 (World Economic Forum,WEF)的一些報告。最近看到一些媒體、政府部門的新聞稿在慶賀台灣的全球競爭力排名已前進到 12 名,刻意彰顯自己的政績,都讓我感到十分有趣。通常排名進步有幾種可能:1. 台灣真的競爭力提升了不少,2. 其他國家/經濟體系的評分下降,3.評分的方式改變。
於是我看了自己在 2015 時所觀察歷年全球競爭力報告中的「不利經商因素」(The most problematic factors for doing business),從 2011-2012 至 2015-2016 的報告中,「政策的不穩定性」和「低效的政府官僚」一直都是台灣兩大不利經商因素。在 2019 年的全球競爭力報告裡已經看不太出來明確的項目,但在另一份報告 Global Risk Report 裡,從 2018 年起就有相關的項目。

關於2018年的台灣網路治理論壇

2017年辦理了台灣網路治理論壇(Taiwan 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以下簡稱 TWIGF)後,陸續也有許多單位或有興趣的朋友加入論壇中的 Multi-stakeholder Steering Group (以下簡稱 MSG),TWIGF 今年也舉辦了幾次座談,努力讓台灣的民眾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與其相關的範疇,並持續舉辦會議讓與會者透過親身參與,體驗與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

TWIGF 在 2017 年的主題是「數位衝撞之契機 – 經濟、安全與人權之和諧發展」並將子議題分為:數位經濟、網路安全及網路人權,參與者約有兩百多人也刊登上《Global Information Society Watch(GISWatch) 2017 Special Issue - Internet governance from the edges: NRIs in their own words》,藉由此機會讓國外的讀者了解台灣網路治理的發展狀況。 網路治理論壇的精神:對話才是重點 不同於台灣習慣的研討會、座談會模式,主持人或與談人可能會準備大量的投影片向參與者簡報。TWIGF 會議裡有主持人、與談人和參與者三個角色,與會重點是主持人、與談人、台下參與者三方針對該場次主題的對話,並非與談人的個人演講;三方可能分別在不同領域裡有不同的專業,依照主席宣布的議事規則進行討論,沒有多餘的簡報與演講,在該場次 60 至 90 分鐘的對話時間裡,透過「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找到彼此對議題的共識。對話可能包括了爭論、對談,參與者都是熟悉該議題或對議題有興趣,在彼此尊重與包容的前提下發言與討論,透過對話形成共識。

生活裡處處可見的網路治理議題(1)

以往在談論電子治理、電子化政府、推動政府開放資料、公民參與,或是主張程序透明、當責、數位經濟發展⋯等議題,這些都屬於末端應用,而非基礎端或是在推廣這些議題時都少了一個支撐它的基本主軸。

從2016年開始參與亞太區網路治理論壇之後才豁然開朗,原來這些網路應用層面的議題,都在國際間稱為「網路治理」的框架內。藉由之後實際參與活動、工作小組,從台灣到亞太區網路治理論壇,摸索與體驗什麼是「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Multistakeholder Machenism)」,到基礎概念的網路發展歷史、網路治理論壇的歷史與基礎建設,於是才知道,原來這麼多年來都在看應用而忽略了網路基礎建設的重要性。

台灣的政黨政治為了讓民眾快速的看到經濟發展政策的成效,大多著重在應用層面的議題,例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