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因疫情而快速轉變的世界

剛才參與完 Paris Call Working Group 3 的線上會議,線上人數近 100 人。 2018 年法國總統 Emmanuel Macron 在聯合國 IGF 2018 年於巴黎舉辦的當週,發表了「Paris Call: For trust and security in cyberspace」(以下簡稱 Paris Call )引起了整個網路社群對於網路安全、信任、規範 (Norms)及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 (Multistakeholder mechanism) 的共鳴,同時也讓網路社群的每個人從新檢視 Norms、Law、Regulation、Confidence-building measures (CBM) 的討論。

在 Paris Call 公布的當時,我正在參與 DiploFundation 的線上課程,我們討論了各種不同目的、成員組成的倡議組織,包括台灣一般較不易聽到的「上海合作組織」(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簡稱SCO)、Cyber Tech Accord,也因為討論了 Norms、Treaty、Law、Regulation 而知道了《Budapest Convention》(Convention on Cybercrime),由於台灣的國際地位十分特殊,所以也較不容易主動去加入這些國際條約和組織。

在今年的第一季,我所見到的幾件在歐美國家網路社群所關注的主要幾件大事:

  1. 聯合國已指派兩位的 Tech Envoy 並且著手組織在 IGF 之下的一個類似台灣的專案小組或計畫辦公室之類的組織,然而目前有多個國家都反對再成立這樣的組織,雖然說是處理緊急事件,但這個組織的出現可能會破壞了長久建立下來的多方利害關係人討論機制。
  2. 聯合國「開放工作小組」(Open-ended Working Group,簡稱 OEWG) 在 IGF 2020 中便不斷的線上討論、線上公開諮詢後,本月 12 日已發表了最終的報告書 (PDF)。OEWG 的成員來自於聯合國會員國,只要有興趣的會員國成員都可以參與,所以這份報告書可以算是真正透過利害關係人的參與去形成的報告,也可以算是全球共識所產生的報告書,這11頁、80個段落的報告書真的不容易完成。
  3. Paris Call 在發表後分為 6 個工作小組在 3 年後重新啟動。我參與的是第 3 工作小組的啟動會議,主要是談如何有意義的參與聯合國的資通訊會議、為政府部門提供有價值的支援⋯⋯等議題。。在剛才參與的會議裡,與談人之一的 Sheetal Kumar 與其他參與者分享了另一本《NGO Participation in Multilatural and Multistakeholder Forums: Good Practice Exams》其中有一些原則可以讓會議的主辦方及參與者了解如何才能有意義的參與、提供建議。

不過這篇文章並不是討論上述事件的內容,每個事件都可以獨立成一篇文章,所以這裡簡單提一下。

2020 年我自迦納參與 Freedom Online Conference 回來後,透過 YouTube 和其他會議平台參與了 APRICOT 2020 在墨爾本的會議,之後,除了台灣還有實際出席的會議之外,全球網路治理會議幾乎都改為線上進行,例如 ICANN、APrIGF、APNIC、EuroDIG、IETF、聯合國 IGF ⋯⋯等都改為線上會議,也因此,我也在 2020 年第一次參與了聯合國電子商務週的會議,在往年,我都是收到與會的通行證,但從來無法成行。也因為都改為線上會議,所以每個人都可以進入聯合國 IGF 會議室參與討論。

在 24日下班時,我聽了 McKinsey 的 Podcast ,這集的主題是「Creating a more resilient and responsive government」,在內容裡有一些比較讓我印象深刻的對談,例如因為 COVID-19 疫情的影響,除了生活腳步愈來愈快之外,科技也真正且快速的融入人們的生活之中,同時也談到了人們也因此必須重新學習技能,而勞動階級的人也可能將會被新技術所淘汰,所以需要趕也學習新的技能。這一集 Podcast 的內容妙語如珠,很值得專心的多聽幾次。

而我回顧 2020 這年,其他國家因為封鎖的政策,所以人民們開始在家工作、透過遠距開會來討論事情。之前參與的另一個聯合國 IGF 中的一個 Dynamic Coalition 會議,其中便有一位新加坡的參與者表示自己已經一整天都在開視訊會議,幾乎無法離開椅子。

幸運的台灣,因為有超前佈署的防疫政策和嚴格的出入境管控,所以至今人民們都還可以上街採買、外出到其他辦公室開會討論,一切步調都如往常。然而,這是好的嗎?由於國際會議都改為線上會議,這表示人們可以省下更多的交通時間與旅宿成本,雖然嚴重衝擊了航空業與旅遊服務業,但人們有更多的時間投入學習、會議,撿擇對自己有意義的會議參與。畢竟有時花了一大筆費用去國外與會,總是有幾個場次內容會讓人覺得索然無味,但又尷尬的無處可去,只能在現場刷手機或電腦,或是在會議室外與其他人交流。部份線上會議軟體(平台)已經可以分組、會議室外的討論、預約小組討論時間,功能都已經很齊全了,就看使用者需要時間以學習操作。同樣的時間,可以利用的選擇性更多,可以與會、閱讀、寫作、學習、交流,當然,你也可以選擇讓時間就這麼消失。

我所見到的歐美國家,已經十分習慣使用視訊會議來討論事情,他們已經快速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學習速度,上面所提到的,一定要坐在會議室裡算人頭的情況已不復見,而這些小組討論往往都是跨時區的,在台灣可能是深夜,但在會議主辦國、當地可能才剛進入清晨。

這個疫情並沒有讓我們生活的步調或發展變慢,而是讓一切的運作轉得更快,於是捫心自問:「我準備好了嗎?」或者,有檢視自己的體能是否能因應全球無時差的速度在快速前進?

Image by Free-Photos from Pixabay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Movie] Longford--是使命而非成就

電影名稱:迷情( Longford ) 文中台詞出處及電影資訊: IMDb -- Longford Wikipedia--Myra Hindly : Myra Hindley | 米拉·韓德麗 朗福德伯爵的真實身份: Frank Pakenham 圖片來源: Amazon:Longford 這部電影在星期六下午播了一次,星期日的颱風夜又播了一次。中文片名被翻為《迷情》,大概是譯者或片商覺得片中的朗福德伯爵(Lord Longford)對獄中的Myra Hindley有份特殊的感情,所以把中文片名取得這麼煽情吧!然而這部電影叫Longford,所以重點不是放在到底Myra Hindley是不是謀殺孩童的主要兇手,也不是伯爵對Myra是否有特殊的情感,而是,在經過這些考驗後,伯爵對於自己信仰及寬恕的信念是否依然堅定。 從影片中可以知道伯爵曾經是個德高望重的上議院成員,平時會去探望監獄中的囚犯,輔導他們並幫助他們重回人生的正途,甚至不惜幫他們大肆舉行慶祝會。這樣的行為看在其他人的眼中自然不是滋味,好事的記者甚至在報紙上刊出標題抨擊他為犯人的付出。 Myra Hindley和她的男友Ian Brady因為犯下令人髮指的謀殺孩童案件被判終身監禁,伯爵在見過Myra後,決定幫她爭取申請假釋的機會,中間也因為年事已高及自己特立獨行的行事作風在政治鬥爭中喪失了升為議長的機會,甚至被強迫退休,在他曾經見過Ian Brady,懷疑Myra在獄中的良好表現是否只是作戲,甚至為了Myra,毀了女兒的新書發表會,與妻女不諒解的連續挫折下,他還是支持著Myra,堅守著人性本善的信念,直到Myra說出其他兩個孩童的命案,這對努力為她奔走的伯爵和後來轉為支持為Myra申請假釋的妻子Elizabeth而言是最大的背叛,也是對信念最大的考驗。 伯爵本身是個由新教改宗的天主教徒,從劇情裡也知道他曾經精神崩潰過,靠著妻子與信仰的支持,他重新了自己的人生,但當他知道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只是被Myra所利用,再回顧自己為了這件案子所損失的一切,最大的不值則是當他發現自己對Myra的信任只是被利用時,他再度面臨了對人性與信仰的考驗。他的名聲被毀了,讓人以為他對於Myra有著遐想,他幫助虐殺兒童的兇手是個令人無法接受的事實。他無助的在告解室裡告解,也許他也想起了Myra曾對他說,她已重返天主教的懷抱,也向神父告解,她

〔HK〕第一批照片

在按下快門前多想一下,不過太久沒按快門,反而沒有好成品。 用AGFA Isola I拍的120相片,底片分別是Kodak Portra 400和Fujifilm Pro800Z,交給Lomography沖洗。昨天已先通知我下載了。 總覺得顏色有點奇怪,可是自己不是專業攝影師,自己技術不好也不好意思說什麼。 文章內容是相片:

關於花精的FAQ(4)--使用篇

這部份有十六個Q & A,內容很多,我想應該可以解決在使用花精上最常見的疑問。 花精是芳香療法嗎?是保養品嗎?是藥品嗎? 花精應該算是順勢療法的一種,可以外用也可以食用,不能說是保養品,因為沒有保養品用在皮膚上的直接效果,可以確定的是,花精並不是藥品也不含所謂藥品的效用,但它確實能藉由自花朵萃取出來的能量來平衡人心中的負面情緒。 花精買回家之後要怎麼使用? 通常買回家的花精我們被稱為Stock Bottle,裡面有濃度較高的酒精,所以只要放在陰涼處通常可以放很久,但是如果你的居住地方較悶熱,還是建議放在冰箱裡會比較恰當。平常我們在使用的被稱為Treatment Bottle,調配方式如下: 你要先有一個30ml的玻璃瓶,要有滴管,可以少於30ml,買回家後先用沸水煮5分鐘。注意滴管部位的塑膠不要放到熱水裡。 在已消毒過的30ml玻璃瓶中加入礦泉水或是乾淨的飲用水。 從每個花精的Stock bottle裡各取出兩滴花精加到這30ml的瓶子裡。 每天喝四次,每次取四滴,加入水或是飲料裡,或是直接滴四滴到嘴巴裡。 如果你要搭配急救花精的話,加入Treatment Bottle中的急救花精是四滴,其他的花精還是以每種兩滴為主。 我已經有使用其他的花精了,我可以混用巴哈花精嗎? 原則上是不建議。像是如果你本身已經有澳洲花精的急救花精,就不建議再混合巴哈花精的急救花精。 花精在調配上最多幾種?可不可以三十八種全用? 一般而言一瓶Treatment Bottle裡最多不超過六種花精,因為太多的花精可能會讓你看不清楚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麼?也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可能短期內改善了某種情緒但長期而言是沒有改變的,也有可能會互相抑制。但因為每個人的情況不同,有些人可能只需要一種或兩種;有些人可能需要調配到七種或八種,甚至有些人需要三十八種全部,當我們真正的了解自己的情緒問題出在哪裡時,就知道適合的花精到底有哪些,再慢慢的排除掉不需要的花精。 用錯花精會不會有不良的影響? 不會,花精是很溫和的東西,簡單的就成份上而言,它就是水而已,頂多加上了白蘭地防腐,特別一些的說法是,花精多了自然界的能量。花精所改善的是我們的負面情緒或是較黑暗的性格,如果選擇了不適合的花精也不會有什麼不好的影響。 如果我已經有其他品牌的急救花精,而且還有很多,我一定要再重新買巴哈急救花精嗎? 不用,選擇最適合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