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短記】關於域名爭議的處理和區塊鏈技術應用

主要是這幾天看到 TWNIC 的部落格有一篇關於 ICANN 對於通用頂級域名保護的簡介,然後我想到了在區塊鏈技術應用的世界裡,有不少人都會去註冊 Handshake 的 HNS 或是 ENS 位址,也有不少人認為,自此以後可以避開網路網路想要買域名,或想經營 gTLD 的人,不得不定時繳費給域名註冊商或是註冊了 New gTLD 卻不知該如何好好運用時,已經花費巨額資金出去。

我會在這篇文章快速的寫,就像筆記一樣,畢竟不是很多人有興趣在探討如何應用區塊鏈技術在域名的領域。

  • ICANN  的域名爭議處理機制目前還是以歷史悠久的「統一域名爭議處理政策」(Uniform Dispute Resolution Policy,簡稱 UDRP) 來處理。處理的時間比較長,但比較周全,它會考量商標、專利、智財這些註冊的法律,也因此許多企業會直接走法院訴訟,直接取回自己的商標域名。TWNIC:通用頂級域名(gTLD)權利保護機制簡介
  • ENS 在我的認知比較像是「轉址」服務。它的註冊域名是 .eth ,持有者可以把錢包位址、網站位址都轉向這個 .eth 的網址,但因為 .eth 並不是註冊的TLD,所以你的域名如果是.eth 必須變成 .eth.link 才可以用一般瀏覽器瀏覽。當然如果你的瀏覽器上有掛著擴充套件,例如 MetaMask 就可以付款或交易。ENS 也是要付費的,而且是用 eth 付費,而 eth 的交易 gas fee 是嚇死人的高,所以並沒有說使用 ENS 購買域名就比較划算,你的域名可能只有0.003 eth 但要付上 0.018 eth 的 gas fee,真的很可怕。相關的頁面:EthDNS and EthLink。ENS 有一個蠻完整的 ecosystem,也有和 ICANN、IETF合作,但我倒沒特別注意到如果有域名爭議時,有什麼機制可以處理,也許也是參考 ICANN 吧?
  • HNS 在之前就已經掀起一股「用一美元買自己域名」的旋風了,但需要使用特定的瀏覽器和設定,才能用 HNS 格式的網址來瀏覽,在缺乏相關的保護機制下,你等於是讓瀏覽者曝露在風險裡。為什麼 ICANN 會努力推廣 DNSSEC 就是為了保護瀏覽者在輸入域名時就是到達域名所指向的位址,也有一些文章認為像這樣的域名格式,其實就像 Tor 網路、暗網一樣,破壞了網路的「互相操作性」,這也間接的破壞了網路的穩定,甚至可能因為不具有互相操作性,而破壞了資訊的一致性。但 HNS 目前的重點似乎不在如何擁有域名或是讓這個技術普及及安全,而是在炒作HNS域名。HNS 有提供域名的爭議處理機制,只要你可以舉證,就能讓你取回應該屬於你的域名:How to Claim a Name
如果有讀過世界經濟論壇在 2016 年一月出版的《Internet Fragmentation: An Overview》白皮書中的 Technical Fragmentation 也是造成「網路碎片化」(Internet Fragmentation) 的一個原因,這其中就包括了 Addressing 和 Domain Name System,而 HNS、Tor網路、暗網,都可以算是。

對於這樣的發展,沒有所謂的「好」或「不好」,這是一種技術的挑戰,沒有挑戰就不會有創新,在網路的世界裡,兩極化的判斷方式只會帶來錯誤的認知。

ENS 讓我看到了許多人需要能便利記住「錢包位址」的需求,所以他們提供了這樣的服務,讓你的錢包位址好記又有機會個人化;HNS 則是顯露出有些人並不希望走 ICANN 的 New gTLD 申請機制,畢竟光第一輪就快要近 10 年才處理完畢,這中間的費用、時間,都不是中小型企業、個人可以負擔得起的,如果日後有爭議,處理爭議的時間成本也十分高昂。所以有一群人希望能用更簡潔、自己負擔得起的價格來申請域名。

而這三件事的共同點,則是看起來沒有人在意的古老域名系統,其實還是涉及到現實世界的商標、專利、智財的所有權,所以都會有相關的爭議處理機制,像 HNS 域名的炒作,放在 ICANN 的系統也是一樣有人在做同樣的事。乍看之下 ICANN 似乎比較保守、比較傳統,但它的那些制度比較能保護多數的人,也是考量多方利害關係下的成果;HNS 的作法很快,但可能會傷害數位能力不足、沒有能力捍衛自己域名權力的傳統組織。



Photo by Hrt+Soul Design on Unsplash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台灣政府網站的改變 (2021年更新自己對政府網站的認知)

寫這篇文章是發現自己 Blog 中有一些蠻常被瀏覽的政府網站資訊,都超過了五年,也應該要更新自己對台灣政府網站的認知記錄,同時也因為悠識學院的課程,讓我重新再回憶對台灣政府網站的建置與使用經驗。 上週六的下午參與了「 資訊需求與行為:解讀人與資訊的互動 」,而昨天下午參與了「 資訊架構:建立結構化的資訊空間 」的線上課程,藉由這兩次線上課程,讓我學到很多知識,雖然還在消化中,但有件事讓我鬆了一口氣,至少自己曾經有至少七年的相關工作經驗內容,雖然當時的職稱不是現在很流行的「使用者行為研究員」或「UI/UX設計師」,但其實是有相關工作經驗的。 在上週上「資訊需求與行為:解讀人與資訊的互動」時,看著老師的講義,其中有許多內容就讓我一直翻出來看,例如:「使用者經驗架構」的分層總是讓我聯想到網際網路的「 開放式系統互聯模型 」(Open System Interconnection Model,又稱 OSI 模型),而講義投影片中的「Wilson 資訊尋求管道」圖形也讓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從記憶裡取出、咀嚼。畢竟自己從 1994 年到現在,這一路看著網際網路應用的變化、人們行為的改變、抱怨、抗議,加上自己最近參與的一個研究案,我突然覺得,這五、六年台灣的政府部門網站和相關人員對提供資訊的態度和視角已經改變很多,不會在民眾想要取得資料或資訊時,直接給民眾「依法行政」四個字的軟釘子 (當然,我知道台權會的《透明度報告》在取得資料是非常困難的),雖然我對於政府網站還是存在著經驗上的創傷和夢魘。不過我想在 2012 年或後續幾年寫的政府網站心得後,再寫一篇自己的觀察。這些也是我在連續兩週內上課後,才願意反過來再回想這些轉變。 政府網站的類別 在這個 Blog 裡,有幾篇與政府網站相關的內容的被瀏覽次數都蠻讓我蠻驚嚇的:最常被瀏覽的一篇有 3878 個瀏覽數,其他有些也有到 500 以上。 當我聽到老師談到新聞網站的特性、瀏覽者的需求時,「誰會看政府網站?」這個問題浮現在腦海中,然而我也沒有答案,畢竟憑著 Google Analytics 也許能猜測出年齡層、性別、使用工具、媒介,但「對象」是猜不出來的,只能憑我自己的直覺來回答,列在以下也許會比較清楚: 政府服務網站 : 一般人 在生活需求上可能會比較常瀏覽「政府服務網站」,例如報稅時的財政部電子申報繳稅服務網、登記 Covid-19

[movie]如果一切都能重來

電影名稱:蘿拉快跑  Run Lola Run 演員:湯姆提克威 Tom Tykwe 導演:湯姆提克威 Tom Tykwe 演員:莫里茲布雷朵 Mo Bleibtreu、裘金卡洛爾 Joach Koral 電影名稱: 雙面情人 Sliding Doors 導演:彼得郝伊特 演員:葛妮絲派特洛 Gwyneth Paltrow、約翰漢那 John Hannah、珍妮翠柏紅 Jeanne Tripplehorn 電影名稱: 蝴蝶效應 The Butterfly Effect (Infinifilm Edition) 導演:艾瑞克布萊茲 Eric Bress、麥基古柏 J. Mackye Gruber 編劇:麥基古柏 J. Mackye Gruber、艾瑞克布萊茲 Eric Bress 演員:艾希頓庫奇 Ashton Kutcher、Melora Walters、艾美史瑪特 Amy Smart、艾登韓森 Elden Henson、威廉李史考特 William Lee Scott 11/18參加了心靈小憩的活動後,我想到的三部電影:蝴蝶效應(The Butterfly Effect)、雙面情人(Sliding Doors)和18日當天播放的蘿拉快跑(Run Lola Run)。這三部電影裡,如果依照自己看的時間順序,我在1999年看了蘿拉快跑,大概是在2000年時看了雙面情人,上個月的凌晨看了三遍蝴蝶效應,對於不可思議的導演版結局感到無奈及傷心,也是看了蝴蝶效應後,加上遇到這樣的電影賞析活動,這三部電影才又讓我放在一起。 看了自己在1999年時寫的,蘿拉快跑的觀後心得,不禁笑了笑,原來那個時候我只看到了特別的電影手法而已啊!這三部片要表達的意思都不太一樣,還依稀記得看完雙面情人後,建議我看這部電影的朋友透過ICQ告訴我的話,大抵上是不管做了什麼樣的決定或是在人生的道路上發生了什麼小插曲,最後的結局都是一樣的,有點宿命論的感覺。在當時的情況下,這些話其實是很諷刺的,所以關掉了訊息視窗。 一直到前天看完蝴蝶效應,聽完講員們所分享的蘿拉快跑,有不少感觸突然像噴泉一樣湧現,但訊息實在太多了,我無法寫出自己的感想。 有許多看法是1999年看這部電影時我所沒想到的,在1999年,沒看到也沒想到的部份還真不少。像是蘿拉快跑裡主角們所處的環境,蘿拉有個不怎麼健全的家庭,父母感情不好,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