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travel]第二次的澳門行

第二次到澳門,資訊多找了些,膽子稍微大了一點,就連要出發了都還睡晚了二十分鐘。 我們在風雨中起飛,震盪中有些人被嚇到,過了一陣子,平穩了,朝窗外一看,已經是炎熱晴朗的好天氣,於是不可免俗的來上一張: 下了飛機,我們兩個又生龍活虎了。這次有帶保溫杯,在機場裝滿水,接著就找機場與飯店之間的接送巴士。這次住在蘭桂坊,但澳門所謂機場與飯店之間的接送巴士僅限:威尼斯人、新濠天地、銀河大倉和……我忘了。反正下午三點才能入住蘭桂枋,所以我們決定先去新開的銀河逛一逛。 搭了銀河的小巴,我們到了第一次去時還在蓋的銀河。一進大廳正好看到其中的水幕表演,繞了一圈,因為我們不賭,所以又繞了出去。 之後又搭小巴轉到港澳碼頭。港澳碼頭的接駁車就比較多了,也是因為香港的居民大多乘坐快艇到澳門來方便吧!所以在港澳碼頭上的接駁車最多,而且很多都是在半島上的酒店接駁。找到了蘭桂坊酒店的迷你接駁點,帶著忑忐不安的心情搭上小巴。

[試讀]最好的時光(上冊)

在二十歲的時候,和一群朋友在聊天的過程中,我提到不同的生命個體是平行線,卻不小心的有了交集,然後各自發散。另一個平時思考方式較理性的朋友說:「兩條線在發散後,還是會在產生交集的。」 十年後,我發現,只要是生存在這個地球上的生命,彼此就產生了交集,更別提有人告訴我,所謂的日月萬物是我們之間的集體意識所產生的現象。 在讀了半冊的《最好的時光》後,更是有這樣的想法。

要感謝與回饋那些默默在背後支持的人

常會看見媒體報導一些創業成功的年輕人,而這些年輕人也的確給很多想創業的後進者新希望。 成功者可以四平八穩的在鏡頭前,語重心長的鼓勵後進者「做自己喜歡的事」。這真的很棒,但是也應該要記得感謝那些支持他的人,不只是家人及朋友,更重要的,是讓整個社會維持運作,他不認識的人們,如果不是這些人的犠牲了「做自己喜歡的事」的時間,有多少人能夠「做自己喜歡的事」呢?

[photo365] 自以為是的平行線

我們都以為彼此是平行線,在這個時空中沒有交錯,也絕對不會交錯 但我們都錯了 因為我們是生活在這個時空裡,這就是交錯點

[photo365]花蓮的藍天綠水(圖多)

那天早上在白色地中海用過早餐,老闆娘很開心的說:「今天的大海有三種顏色哦!」我想,要慶幸花蓮還算一塊淨土,有藍天有綠油油的稻田和青山,山上還有清澈的溪流。 在花蓮的最後一天,我們去了林田山。偉展刻意在回程時鑽進海岸山脈裡,再走海岸公路回花蓮市區,這一趟,才算是真正見識到花蓮的好山好水。

[travel]花蓮-慕谷慕魚.慶修院

這次去花蓮,我只想寫一點點事情。 慕谷慕魚很美,美到我私心希望沒有人知道它的美麗。愈少人知道,裡面的生態愈能維持住,不會再有人像瘋子一樣站在石頭上跳水或是在湛藍的溪水中洗腳。甚至,也不應該開放汽機車進入,一方面是為了安全,另一方面是汽機車所排放的廢氣會污染環境。 不管是前往慕谷慕魚還是龍澗發電廠,那路都是無法雙向會車的,一定要先等一方的車子通過之後,再讓另一方的車子過去。 在慕谷慕魚步行了約一個半小時,幾乎能下去溪水的地方都崩塌的差不多了。如果要溯溪,除非當地原住民以專業的配備帶著遊客進去,不然是無法碰到溪水的。我們只是單純的在山裡漫步、拍照,我卻看到溯溪的人像瘋子似的從巨石上跳入水潭中,也有年輕人在吃飯時一派輕鬆的說:「我等一下要跳水呢!」那裡的石頭都是巨大的大理石,沒有救生員,我真的覺得,這些孩子們真的太天真了。 入山管制應該更嚴格些,降至300人,並禁止汽機車入內,對環境的保護可能才有實際效用。

[travel] 2011的小旅行之一:花蓮-影片篇

在一場慌亂中,就像準備出差的物品一樣,把要出門的衣物全部丟到行李箱裡,背包放了三台底片相機,帶了兩捲120底片和四捲135底片,臨時訂到的太魯閣號車票和臨時訂到的房間。回台北時,也是匆匆忙忙的衝入月台搭車。 因為相片還沒洗出來,我覺得能看的成果也不多,所以先放用手機拍的照片和影片,以下是這次旅行的資訊: 住宿:地中海戀人、白色地中海(2館?) 景點:花蓮市區、鯉魚潭、龍澗發電廠外吃冰棒、慕谷慕魚、慶修院、林田山文化園區、海岸山脈公路、花東海岸公路 相機:Minox 35GT、AGFA ISOLA I、Ricoh XR500、HTC Desire HD(唯一的數位) 底片:AGFA CT Precisa 100、Kodak Ektar ISO 100(沒拍完)、Kodak PORTRA 400、Kodak Ultra Max 400、Kodak Ektacolor PRO 160(120底片) 簡直是在消耗冰箱裡的底片啊!不久後,我也要來賣掉買太多的黑白底片,唉。 以下是在海邊錄下的影片,有耐心者,慢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