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8/2016

政府真的需要製作網站嗎?

在讀過美國數位服務腳本之後,政府部門網站的存在性問題似乎也迎刃而解。從建置政府網站到維運政府網站的工作經驗中,從地方機關網站、計畫網站、部門網站,到初步瀏覽最近公布的第二屆政府網站競賽得獎作品,深刻的體會到:
  • 民眾需要的是政府服務平台,而不是政府網站:人民需要的是可以信任的資訊來源,政府網站上的資訊應該都是可信度較高的訊息、每個人都可以了解的內容,即時、正確、可追溯的政府資訊,是人民所需要的。
  • 需要減輕民眾在取得資訊時的負擔:訊息管道眾多,統一的訊息公布網站是必要的。目前在台灣,可以透過政府入口網,依照不同的主題來取得相關的政府資訊與所需要的服務,而不是透過找尋相關部門再至該部門網站取得自己需要的服務。
  • 透過網路推廣政策是必要但非唯一管道:如前所言,人民需要的是服務,而不是政策廣宣或是部門形象網站。民眾希望在網站上取得自己所需要的服務,政府可以透過網站、各種行銷方式來推廣政策,但門網站不是政策推廣的唯一方式。許多政府部門會落入行銷的迷思中,認為網路行銷會是政策行銷的唯一方式,卻忽略了政府與商業公司的不同性。政策是對全國人民,應該透過各種方式推廣,網路推廣是因應時代與科技改變所必要的管道,但不是唯一的方法。
  • 站在人民的需求提供服務而不是建置政策廣宣、部門形象平台:在文章的開頭有提到,政府部門的網站分為很多種,但目前有不少網站對民眾的需求可能還不如提供一頁索引,讓民眾知道自己有需求產生時,要去哪裡找到服務窗口來得便捷,從今年的政府網站賽中可以觀察到,都是以民眾需求為出發點所建置的政府網站,而不是以部門本位角度所建立的網站。
  • 網站是否能滿足不同語言使用者的需求?因應不同語言的需求,每個語言版本的頁面資訊與服務是否一致?部門內部的雇員是否了解自己部門網站的內容?是否具足資訊能力管理及維運網站?有無足夠的網路行銷能力與公關能力去面對網路社群?就網站的永續性來看,部門內部有無足夠的預算去維護不同語言版本的網站,使政府資訊達到一致性、正確性、即時性?
  • 政府部門應該專注於提供即時且正確、可信度高的資料讓民間應用:在捷運車廂中看到台北市政府的新版旅遊網站上線了,在廣告文宣上除了打上網址,還特別提到與知名旅遊評論網站TripAdvisor合作。對一個非台灣籍的旅客來說,他在來台灣前可能已先瀏覽TripAdvisor網站或讀了Lonely Planet,而不是先考慮台北市政府的旅遊網站;對台灣本地旅客來說,他可能會先查閱各式各樣的旅遊相關社群資訊平台、部落格,也不會是先瀏覽政府網站。

5/07/2016

旁觀他人之痛苦

在我剛讀五專的年代,捷運沒那麼發達,每天上學要早起到公車站,搭一小時的公車到學校。

在那總會看到一個頭髮篷亂 、身材瘦高的男子,拿著口琴吹奏不成調的曲子,眼神渙散,沒吹口琴時,就手舞足蹈,對著我看不到的空間喃喃自語。

這個人,聽說曾經讀頂尖的男子學校,最後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每天早上就在廟口對空說話、吹口琴。後來又來了個白髮阿伯,兩個人各自生活在獨立的時空中。

可以排課後,我把上課時間調晚,走其他路線去學校,就沒再看到他們。

直到最近,我回家在捷運站出口注意到除了托缽的尼師、大誌伯伯、賣飾品的小販、發廣告單的人外,口琴先生出現了。他一樣對著一般人看不到的對象揮動雙手、喃喃自語,歲月在他臉上的痕跡大概就是頭髮少了但長了些,沒什麼白髮,嘴上多了髭鬚,其他似乎沒什麼變,也許因為高個子又瘦,看起來痀僂。

五專畢業到現在大概十五年了。家人說,口琴先生的家人還是照顧著他,他每天還是乾乾淨淨的在菜市場出現,有時自己走來走去,會有人帶回家。

總覺得這個社會還是有一種說不出的酸澀。看到苦命人走上街頭抗爭,每天提醒自己多看美好事物,卻總是在強烈對比中被撕裂成碎片,一句「旁觀他人之痛苦」就是一種自慰的指責,兩手一攤,能怎麼辦?

5/06/2016

關於支付工具、金融科技的一些想法

在裝了 Pi 之後,到目前實際使用約3次,都是剛好手上有手機,錢包在背包的狀況。檢視了自己的付款習慣後,使用頻率由多至少依序為:現金、信用卡、悠遊卡、Pi。

曾經聽過同事講過,現在小朋友的學校教育裡,老師教導學生,身上的零錢用來儲值悠遊卡,以悠遊卡消費。

台灣的好處在於,以塑膠貨幣付款的市場已經很成熟,提供了各種管道的支付工具。 對末端消費者來說,只要考量工具的方便、安全性,選擇並使用;對一家使用該服務的末端商家來說,要考量結帳請款時間、請款方式、相關的工具、消費者在店裡使用的頻率、要負擔哪些風險。

對開發者(公司、企業)來說,除了提供安全便利的工具外,也要考量未來在市場上使用是否能普及、與其他商家的合作方式、如何取得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