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參與 APRICOT 2018 心得 (1)


去年是我第一次參與 APNIC(註1) 會議,由於在台中,占了地利之便,很輕鬆的可以參與,同時與許多亞太地區的人有所交流。其他國家的參與者們除了讚嘆台中是個很棒的地方、台上的致詞者出現蛇肉湯讓與會者摸不著頭緒外,也有一位中國的參與廠商告訴我:「其實我是因為參與 APRICOT(2017) 所以才來台灣參與 APNIC44…有機會的話,妳要參與 APRICOT (Asia Pacific Regional Internet on Operational Technologies )。APRICOT 比 APNIC 更盛大,妳會遇到更多人,對妳的研究會更有協助。」同時,在 APNIC 認識的好朋友 Adli Wahid 也鼓勵我再參與 APRICOT ,可以認識更多不同的業者及觀察到更多與 APNIC 不同的面貌。
基於去年在 APNIC44 的經驗當我知道 APRICOT 2018 辦在尼泊爾時,我想,我一定要去。幾經波折,我終於成功到達加德滿都,也擁有了令我難忘的經驗。

在寫自己的心得前,先翻譯一下關於 APRICOT 2018 報告中的相關數字:
  1. 報名人數:1,020人
  2. 經濟體系代表:64個
  3. APNIC 成員組織代表:247個
  4. 現場參與:752人(已扣除APNIC 職員)
  5. 透過 Adobe Connect遠端參與者:71人(依據Adobe Connect 提供的數據,計算不重覆的 IP 並已排除現場參與者、 APNIC 職員)
  6. 透過 YouTube 遠端參與者:1,589 個觀看數;共被瀏覽了 12,998 分鐘
  7. #APRICOT2018 的tweets數:931筆(談論數)

參與 FIRST TC Plenary

在24日的早上,我參與了「FIRST TC Plenary」,最吸引我的是上午的「CSIRT PLAYBOOK — Scaling your Security Monitoring to Protect large enterprises.」
Elements inside the CSIRT Playbook

台灣有 TWCERTTWNCERT 也有 TWCSIRT ,規模不同。這個場次則是與大家分享關於 CSIRT (註2) 如何協助大型企業規劃、制定和監督資訊安全緊急事件回應的Playbook (直譯為遊戲書可能無法引起共鳴,但也不是操作規範,所以保留原字)。

我認為不同規模的公司應該都要有自己的「資訊安全因應事件」程序手冊,並且透過演練、教育訓練等方式讓公司的人員建立並強化資訊安全保護及如何處理資安事件的意識。

台灣與其他國家不同的地方在於台灣的 CSIRT 或是 CERT (註3) 似乎變成了單向訊息發送的單位,也許是因為平時都參與商業意味較濃厚的資安年會,所以大多會注意到防毒軟體公司或是網路服務的相關業者所提供的年報或攻擊事件報導,台灣的 CSIRT 和 CERT 在國際上並不是沒有貢獻,他們也會分享資料並與其他國際單位交流,只是相對於亞洲其他國家的 CSIRT / CERT ,我所聽到的音量反而較為微弱。

從政策擬定之初就參與討論的業者們

我參與的場次大多都是政策討論為主,這次討論的提案有 4 個,延續去年在台中 APNIC44 的提案
  1. 提案-123:修改 103/8 IPv4 轉移政策
  2. 提案-120:最後/8 位址池耗竭計劃
  3. 提案-119:臨時轉讓
  4. 提案-118:APNIC 區域自由(轉讓)政策
這些提案也不是在當下就在討論的,而是透過SIGs (Special Interests Groups) 群組討論,然後在 APRICOT / APNIC 的政策會議上提案。在討論這些政策時,就不是政策制定者關起門來討論了。由於 APNIC 的網路政策只要一達到共識就會實施,所以相關的利害關係人一定會參與討論,不論是透過現場或是線上參與,大家都會遵循議事規則來討論,而且因為本身就是在產業,這些政策的實施都會影響到收益,所以對於討論政策的脈絡都相當清晰,提出數據與估算影響層面,不會讓政策含糊過關,或是講出「因為它很重要,所以它是關鍵基礎設施」這樣的話語。

台灣政府對於通訊、網路、纜線等基礎建設的態度在管制、保護、特許的成份居多,還有各地方也有不同的法規限制,所以廠商在這方面能施力的部份較不容易。但若要談論「數位經濟」,這些都算是數位經濟的基礎,如果這部份弱化,我們所談的數位經濟都只能算在應用層上空談,沒有穩定、強而有力的基礎,是不可能有繁榮的數位經濟前景。當國內相關廠商無法參與這些基礎的網路政策時,我們談電子商務、跨境服務,還會受限於國與國之間的貿易協定、貿易法規、外交政策。而台灣的情況更特殊的一點時,當我看到國際網路服務供應商、交換中心的業者在這裡交流、參與亞太區的網路政策討論時,幾乎鮮有台灣其他的業者參與討論,當然也有可能是國外的服務商以亞太地區代表為主參與討論。

台灣在討論所謂的「網路政策」多是討論在應用層面,且過度窄化在零售的電子商務平台,而這些業者、立法人員、政策制定人員缺乏對網路政策、市場發展、國際情勢與議題前因後果的了解,又受限於政黨意識、派系區隔造成相關的立法或規範只成了他們個人職場生涯的 KPI ,更可能造成壓抑市場自由發展而非有利於市場生態多樣性的局面。

註解:
  1. APNIC:Asia-Pacific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re,亞太網路資訊中心
  2. CSIRT:Computer Security Incident Response Team,網路(電腦)安全事變應變中心
  3. CERT: Computer Emergency Response Team,網路(電腦)危機處理中心
參與 APRICOT 2018 心得連結:(1)、(2)(3)(4)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對台灣即將更換的數位身分識別證的幾個疑問

在 2017 年時,台灣政府相關部會就不斷用各種藉口,要將現行的卡式身分證更換為結合更多功能的數位身分識別證,例如:多卡合一可以讓民眾的皮夾薄一點、許多國家都換成數位身份證,所以也要換。台灣的人權團體不斷的提出疑慮,提醒民眾若是實施數位身分識別可能會面臨的風險,試圖喚醒民眾的警覺心。

吵吵鬧鬧至今,只要是反對數位身分證的人,就不會收到內政部或是其他相關活動的訊息,就如同當初資安法一樣,反對的人就讓他們不知道訊息一樣,甚至是在社群媒體上對提問也是封閉、選擇性的回答。

今天看了三篇文章:
台灣人權促進會 (台權會):晶片身分證:為誰造橋鋪路? (2019/08/22)中央社:數位身分證明年10月換發 未來結合手機免攜卡 (2019/08/22)中央社:徐國勇:不換新身分證無罰則 恐無法投票 (2019/05/16) 看起來數位身份證是勢在必行了,但報導中的內容則讓我覺得這些都無法構成說服民眾 (我) 更換數位身分證的理由。

TW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離 TWIGF 2019 舉辦的日子有點時間了,而且多數時間在準備 APrIGF 2019 和參與網路治理的線上課程,加上兩年下來已經有自己偏好的議題,有些議題在台灣有技術性質的場次討論,但技術專家也較少參與討論性質偏重的網路治理論壇,所以今年沒有在 TWIGF 提案,但參與了兩個議程,當然也在其他的議程有發言,不過也沒有太多想法。

今年參與的兩個議程:
How to make the multistakeholder model work: case study on the Philippine National ICT Ecosystem Framework女性在ICT領域的就業機會和未來 (TechGirls) 以下只分享我個人的心得,不代表其他參與者或這個議題的內容,也不代表 TWIGF 。

參與 APr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從Vladivostok回來後,花了一些時間完成了我的出國報告。

感謝 TWNIC 讓讓我以國際事務委員的身份參與 APrIGF 2019 ,等到他們把報告公開在網站上後,才能公開發表自己的心得。

如果想要了解這次的會議裡談論了哪些主題、我個人參與了哪些討論會,可以參考大會的網站和我的出國報告,我會在文章之後附上連結。

這一篇其實是我個人與會的心得,很多事因為已寫在公開的出國報告裡,所以不再重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