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參與 APRICOT 2018 心得 (2)

Cross Border Internet Relationships in Asia場次照片

這一切都是為了「資料」

歐盟的資料保護規範(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簡稱GDPR)將在今年的 5 月 25 日開始實施,距離我這篇文章刊登的日期應該不會多於三個月。從我開始接觸「網路治理」的議題開始,「如何因應GDPR?」 一直都是被討論的議題,只要是擁有「個人資料」的業者、註冊商,都在擔心之後可能面臨的嚴格規範。

GDPR 裡註明了考量公司規模及因應能力, 員工數多於250人以上的公司要設置「資料保護長(Data Protection Officer,簡稱 DPO)」以檢視公司政策的適法性及協助員工建立資料保護的意識。

同時,由於 GDPR 給予「資料主體(Data Subject,必須是自然人)」的權限也提高了自然人對自己資料的控制權限,以敏感的 Whois  資料庫來說,只要你購買網址,都會有個人資料在 Whois 資料庫裡,而這個資料庫裡的資料是公開的,姓名、電話、地址、email⋯⋯基本上被稱為「個人資料」的資訊,只要有註冊過域名,都會在這個資料庫裡。有些域名服務商會提供資料保護的服務,讓客戶的資料不那麼公開在網路上,其中一個問題就在於若是執法單位要前來索取相關資料時,要不要提供?同時,GDPR 也規定了資料主體擁有隨時修改及更新、刪除個人資料的權利,那該如何確認:
  1. 資料庫裡的資料正確性?
  2. 有沒有相關的機制提供確認今天客戶修改過的資訊是正確的?
  3. 如何因應執法單位三不五時就來要資料的需求?
除了區域網際網路註冊管理機構(Rigonal Internet Registries,簡稱RIRs。全球有五個 RIRs)會存在這樣的問題外,電子商務平台、系統商、圖書館、醫院⋯⋯等,只要有「個人資料庫」,都要考慮這些問題。衍生的其他問題則有:
  1. 政府會不會藉由這個理由進行不當的監控或內容審查?
  2. 當政府向我 (業者) 要資料,而我的客戶已把資料刪除時該如何因應?
  3. 遇到跨境的資料傳輸時,業者要如何去處理?
  4. 如果不與歐洲做生意,那還會有同樣的問題嗎?
這些問題都在 Cooperation SIG 裡被討論到。

這些問題一直都在「網路治理」領域內被討論著。在 GDPR 裡也規範了跨境的資料傳輸,避免業者把資料傳輸到對個人資料保護管制較弱(或根本不重視)的國家,而傷害了歐盟成員國中人民的權益。

但在現在的時代裡,「資料」已經成為了發展數位經濟的基礎之一,如果沒有大量的資料,可能無法進行資料分析消費者偏好、研發方向、改善消費者的使用經驗,這些都需要「資料」,要發展人工智慧、要讓機器學習,也要資料,在 GDPR 裡也限制了廠商需要與資料主題達成共識,不然不得「主動」替消費者決策或資料剖析。

在參與「Cross Border Internet Relationships in Asia」的討論結束後,我前去請教講者之一的 Yeseul Kim關於GDPR對於亞洲的衝擊及該如何因應?是否真的像其他人開玩笑說的「不要做歐洲人生意就不用擔心 GDPR」一樣?她的想法是,如果廠商目前所擁有的資料庫中,只要有一筆歐洲人的資料,都要擔心 GDPR 的規範,也因為 GDPR 的關係,她更建議企業需要讓員工有資料與隱私保護的意識。Yeseul 同時也對於大數據分析、健康數據資料(例如穿戴式裝置所傳輸的資料)、在未來要如何去因應 GDPR?尤其是跨境傳輸的部份,又再配合某些國家資料在地化的法規,資料的所有權又歸屬於誰?都是十分值得玩味的議題,而她也可能將相關的提案提至八月的 APrIGF 2018 討論。

藉由 DotAsia 的報告來觀察台灣的年輕世代

APRICOT 或是 APNIC 除了許多網路基礎建設方面的技術交流、教學及分享之外,同時也會有亞太國家的NIC報告、國際組織(如APNIC、ICANN、ISOC 等)的年度報告。

DotAsia 已成立 10 週年,他們努力的推廣 「.asia」,這次在會議中報告了 Youth Mobility Index (YMI),關於年輕世代網路使用族群的網路使用狀況,詳細的研究方法與指標可以參考 DotAsia 的報告。

YMI 2018,圖片來源:YMI.asia
在這份調查裡台灣在整體排名中名列第五,前四名依序為:新加坡、香港、日本、韓國。在其他的研究項目裡,台灣分別在「生活經驗調查(Life Experience,LIfeX)」和「Tolerance & Freedom(寬容與自由)」兩個項目中排名第一。在 DotAsia 的報告中也提到了,由於台灣的人才招攬、留才、簽證等相關政策導致年輕人口流動性不強,對外可能無法吸引外國年輕人才,對內也無法留住本地的青年人才,但由於台灣本身的生活品質指標都有很好的成績,也許日後會有較不同的表現。


參與 APRICOT 2018 心得連結:(1)、(2)、(3)(4)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國際合作不是只有聊天和簽署MOU

這是第三次參與台灣網路資訊中心(Taiwan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er,簡稱 TWNIC )所辦理的 IP 政策資源管理會議 ( IP Open Policy Meeting, 簡稱OPM,以下如果有再提到都會寫為 TWOPM )。第一次參加時覺得有點像研討會,第二次匆匆忙忙的在活動進行到一半就要趕往柏林參與 Freedom Online Coalition 年會,這是第三次參與會議,留下一點心得記錄。
因為自己接觸的領域也多在應用與末端消費者的使用研究或是政策治理,較少接觸到網路基礎建設端的「政策(Policy)」或是「治理(Governance)」。消費者應用端都常較容易理解,也容易獲得共鳴,以行銷與管理的角度來說,談應用端的投入成本不高,回收速度快,自然大家也都會一窩蜂往末端應用來談:網路行銷、應用⋯⋯簡而言之就是以最少成本行發大財之目的。

關於大家在討論的數位經濟

2017年三月的第三個星期,台灣的立法院裡發生了兩件事,一件是國民黨的許毓仁委員召開了第二次的「數位經濟基本法」草案公聽會,另一件事則是民進黨的余宛如委員等11人,成立了「立法院數位國家促進會」。配合了年初行政院科技會報所發布的「數位國家•創新經濟發展方案(簡稱DIGI+)」,可以感受到新政府積極想要有所作為的各種行為。
台灣各方對於「數位經濟」的定義,一直都是模糊、充滿不明確、僅提供大方向的描述,但若要立法,法律是需要明確定義的規則,模糊的方向可能會導致行政資源的浪費,在日後也可能對於整體社會發展有不利的未來。
從定義來看,先查尋維基百科:
Digital economy refers to an economy that is based on digital computing technologies. The digital economy is also sometimes called the Internet Economy, the New Economy, or Web Economy.  「數位經濟」是指基於數位運算科技的經濟體系。有時也被稱為網路經濟、新經濟或網絡經濟。 在維基百科的頁面下方則提到「數位經濟」這個詞彙最早出現於Don Tapscott在1995年出版的《The Digital Economy: Promise and Peril in the Age of Networked Intelligence》一書當中,作者認為數位經濟的基本需要以下的要素:   The digital economy requires a new kind of businessperson: one who has the curiosity and confidence to let go of old mental models and old paradigms; one who tempers the needs for business growth and profit with the requirements of employees, customers, and society for privacy, fairness, and a share in the wealth he or she creates; one wh…

關於「.io 」域名的故事

常會看到不同的頂級域名(Top-level domain,簡稱 TLD),從古老的通用頂級域名(Generic top-level domain,簡稱 gTLD)名:
.com:商業相關.edu:教育相關.gov:政府相關(但美國則沒有.gov.us 或 .com.us 哦!).net:網路相關.mil:軍事相關.org:不屬上述的組織使用 到現在還有 .cc、.io這些常見的TLD「.io 」域名會讓人聯想 Input/Output,電腦輸入/輸出會記為「 I/O」,自1997年9月16日開放註冊,所以多是資訊相關從業人員會申請的 TLD 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