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參與 APRICOT 2018 心得 (4)

2月25日早上在 Swayambhu 的日出

在大會所安排的 Meet APNIC EC 裡,還遇見了許多 APNIC 的職員。

TWNIC的 Kenny Huang 執行長同時也是APNIC 的EC,在這次的會議裡,因為他的介紹,見到了 APNIC Foundation 的執行長 Duncan Macintosh,聊到了關於台灣的稻米,他也曾因為這個計畫來到台灣與農委會的長官交流,他也談到了台灣有著極優良的稻米種原和種子庫,他也期待著與相關計畫的人有所聯絡。另外也是 APNIC Foundation 的計畫負責人,同時也是 APrIGF MSGs 成員的 Sylvia Cadena,最近被選為 IGF 2018的 Multistakeholder Advisory Group (多方利害關係人諮詢小組,簡稱 MAG)成員。

在 APRICOT / APNIC ,沒有網路與實體世界之分別,任何一個網路上的意見,都會被聆聽著。在APNIC 的業務介紹時,談到了APNIC 所做的各種線上教育方式,例如透過 Adobe Connect 的即時線上教學也有線上教育學院APNIC Academy和相關的文件。由於去年大量的在使用各種網路學習平台,所以我寫了一點點心得在 Twitter上,希望APNIC Academy 的互動性更佳。這個場次結束後,也被找去實際討論了關於提升「互動性」的建議。他們與參與者有更實際的互動,當下討論並要求建議,不會讓人有網路、實體兵分兩路的分別,更不會有被監視的感覺,這點我想這是台灣政府目前還學不到精髓與其美感的地方。

去年在IGF(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的視訊會議裡裡,我觀察到政策人員和技術人員的溝通出現落差,由於政策人員無法理解技術,所以很難與技術人員溝通,更難把技術轉化成可行的政策,這種狀況會出現在資料保護、資訊安全、隱私保護等議題。通常是政策人員、執法人員、技術人員三方各執一詞,大家都想好好討論,但很難有共通的語言,這也是自去年開始會參與 APNIC 會議的原因,光空談政策規劃、理想,卻不了解技術,只會落入空談,且可執行性太低或是缺乏確實的執行方法,相當於畫大餅卻無法止飢;但若是只談技術而沒有政策背景或法律、人權意識為基礎,可能會造就缺乏人權或是尊重服務使用者的網路環境,例如以網路安全、國家安全為由,利用網路技術監看訊息喪失網路自由,或是在產品與服務設計的過程中因為不夠謹慎,形成安全漏洞,造成了使用者的資料外洩,更進一步造成損失。

APRICOT / APNIC 是一個同時兼俱政策與技術討論的場域,同時因為直接的利害關係,業者參與討論的比例更高,也因為其程策制定程序是決定後立即執行,整個亞太區的網路政策就會在這樣的場域裡直接討論並決定執行與否,而不是藉由台灣常見的由代議士及其智庫成員擬出草案後,再由專家學者背書,透過相關的程序來立法,由於離距離業者現實執行需求較遠,且也無法在短時間內收集到足夠的意見作為參考,通常容易造就一部如前所述的空談或毫無規範效力或是令業者無法生存、人民無法配合的法案。

與 IGF 一樣,這些會議雖然都可以透過網路視訊的方式參與政策制定、討論的部份,但像是一些場合,會聽到大家在討論區塊鏈、在討論交換中心的業務、討論合作的機會,以往可能要透過層層關卡、約訪的人們,都可以在這個場合裡見到與交流,都是十分難得且無法透過網路視訊會議所得到的經驗。

在這一系列文章(1)(2)(3)、(4)中用了許多的縮寫,我儘量找到完整的名稱並附上。

在 2017 年舉辦 Taiwan IGF台灣網路治理論壇(TWIGF)時,曾經有參與者反應有許多術語是無法在短時間內理解的。

今年TWIGF也將在 7 月 13、14日舉辦,也會有相關的教育訓練場次,目前正在徵求議題中,歡迎各位持續關注並參與:
  • 2018 TAIWAN IGF
    • 主題:臺灣的數位蛻變與未來:危機與挑戰
    • 日期:2018年7月13、14日
    • 地點:中華電信學院板橋所 綜合大樓
    • 網站:http://www.igf.org.tw/
    • 相關討論:TWIGF 社群
除了 TWIGF 的活動之外:
APrIGF 2018 和 APNIC 46的舉辦國家
一些放在 Flickr 的照片
APRICOT 2018 合照

 參與 APRICOT 2018 心得連結:(1)(2)(3)、(4)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百年孤寂的一些感想

馬奎斯的小說,買回家的那天晚上就讀的欲罷不能。第一次閱畢,只能感受到文字所帶給我的感受,當我讀第二次、第三次後,總在生活裡的某些情境下憶起書中的情節與書中人物的苦悶。這場空虛夢幻開始於愛情與理想-老邦迪亞帶著易家蘭與朋友們離開家鄉,開創了馬康多這個奇幻的城市;也結束於愛情與理想-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的亂倫生下了預言中帶著豬尾巴的嬰兒,之後倭良諾翻譯完吉卜賽人的手稿,整個馬康多毀滅。這個家族的女性:易家蘭的堅毅性格與匹達黛的沉默付出;叫亞瑪蘭塔的女孩總是勇敢追求愛情而心態扭曲;這個家族的男人一生都在追求著自己生命中的目標,亞克迪奧的狂妄無羈,先是追求情欲,他的兒子追求名利;老邦迪亞追求著心中的理想(新的生活、發明);小邦迪亞追求政治上的勝利與心靈的平靜、席甘多與席根鐸兄弟兩人,哥哥追求的是欲望的滿足,弟弟追求的是心靈上的滿足與事實的存在;卡碧娥追求的「當女王」的夢想,而這個家族又與吉卜賽人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當我啃食著書中文字時,馬奎斯的文字也在我的腦海裡建立著一幅又一幅的圖像:從有著鳥鳴鐘與銀杏葉的美麗城市、莉比卡張著大眼驚恐的坐在小椅上吮著手指的灰藍色畫面,;卡碧娥處於高地的城市除了虛偽的白色聖潔外還有一種孤獨的藍色;小邦迪亞與莫氏柯蒂近乎於天真的愛情與最後政治鬥爭的失敗而封閉是一種苦悶摻著靛藍色的灰;美女瑞米迪娥的升天是白色與藍色的純潔,對比著卡碧娥愚昧的世俗、席根多與席甘鐸在死亡前的面容與棺木被放反了墓穴、美美為了愛情的放蕩、最後倭良諾讀完吉卜賽人留下手稿的那一陣風…所有的畫面總蒙上一層昏暗的黃色光,對我而,那是一種孤單與遺忘。當我身在雨下個不停又溼冷的淡水時,腦海裡閃過的是書中四年多的雨季;當妖精國王講到失眠時,我腦海裡浮現的是馬康多的集體失眠;當夏日一陣風拂過,閃過的是倭良諾最後發現整個邦迪亞家族是一場夢幻的空虛與毀滅。而黃昏的夕陽,總讓我想起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放肆的愛情。我們總在生命中追求著自己的理想,如書中的每個角色:追求愛情、追求名利、追求所謂的「真實」,總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才發現自己的一生甚至所看到的一切是一個虛幻的畫面,就像馬康多,這個城市從未存在過,對書中的人而言,馬康多是存在著的,但對我們而言馬康多是虛構的、建構在文字與腦海裡的。我所看到的世界是我腦海裡建構出來的世界,這個城市是我心中的馬康多,眼裡所見的是腦中點線面建構出來的空間,而我的心情就…

【隨手記】不歡迎匿名回應者

致 小白先生/女士,你的編號是47,727,就是喜歡當藏鏡人是吧?只要是匿名回應,管你留了什麼好的、壞的、非商業性、公益活動,我就是不放出來。要說什麼好話什麼義正言辭,回你自己家說去,在我這裡,少用匿名在這裡長篇大論,具名回應是種禮貌,你對我沒禮貌,我何必把你說的話放在自家的部落格裡?柯南說:「兇手是會回去案發現場檢視自己成果的。」這是貓玲玲提醒我的,哈哈哈。Technorati Tags:

智慧城市不是只有得獎、入圍而已及參觀智慧城市展感想

之前參與了第8次的火箭聊天室,講者Roy Lin提到了:「當大家在提到『智慧城市』四個字時,想到的多半是:智慧停車、智慧燈柱、智慧巴士...等項目,多是以科技發展的角度,卻沒有自設計師的立場出發,也沒有人想過是要以『智慧』的方式來處理城市生活裡所面臨的各種問題。」不斷反思這段話。

智慧城市不止是在談解決方案,更在談系統整合
打造智慧城市並不是談如何拿到ICF(Intelligent Community Forum)的智慧城市評比,更不是拿裡面的評量標準拿來當作是施政的KPI,若要讓居住於其中的市民有感,應該要先找出都市中需要被解決的問題,例如利用政府開放資料找出都市中的閒置空間,實際去探訪這些閒置空間的規劃是被作為停車場、公園或乾脆荒廢的一塊地,又或是透過資料視覺化來顯示城市的脈動,藉此可以在未來進行商圈規劃或是都市更新發展等。有些國家如新加坡便是與日本合作智慧節能系統,鼓勵國內的新創研發,投資海外的創新研發,並應用在國家發展中,以期讓人民的生活更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