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參與 APRICOT 2018 心得 (4)

2月25日早上在 Swayambhu 的日出

在大會所安排的 Meet APNIC EC 裡,還遇見了許多 APNIC 的職員。

TWNIC的 Kenny Huang 執行長同時也是APNIC 的EC,在這次的會議裡,因為他的介紹,見到了 APNIC Foundation 的執行長 Duncan Macintosh,聊到了關於台灣的稻米,他也曾因為這個計畫來到台灣與農委會的長官交流,他也談到了台灣有著極優良的稻米種原和種子庫,他也期待著與相關計畫的人有所聯絡。另外也是 APNIC Foundation 的計畫負責人,同時也是 APrIGF MSGs 成員的 Sylvia Cadena,最近被選為 IGF 2018的 Multistakeholder Advisory Group (多方利害關係人諮詢小組,簡稱 MAG)成員。

在 APRICOT / APNIC ,沒有網路與實體世界之分別,任何一個網路上的意見,都會被聆聽著。在APNIC 的業務介紹時,談到了APNIC 所做的各種線上教育方式,例如透過 Adobe Connect 的即時線上教學也有線上教育學院APNIC Academy和相關的文件。由於去年大量的在使用各種網路學習平台,所以我寫了一點點心得在 Twitter上,希望APNIC Academy 的互動性更佳。這個場次結束後,也被找去實際討論了關於提升「互動性」的建議。他們與參與者有更實際的互動,當下討論並要求建議,不會讓人有網路、實體兵分兩路的分別,更不會有被監視的感覺,這點我想這是台灣政府目前還學不到精髓與其美感的地方。

去年在IGF(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的視訊會議裡裡,我觀察到政策人員和技術人員的溝通出現落差,由於政策人員無法理解技術,所以很難與技術人員溝通,更難把技術轉化成可行的政策,這種狀況會出現在資料保護、資訊安全、隱私保護等議題。通常是政策人員、執法人員、技術人員三方各執一詞,大家都想好好討論,但很難有共通的語言,這也是自去年開始會參與 APNIC 會議的原因,光空談政策規劃、理想,卻不了解技術,只會落入空談,且可執行性太低或是缺乏確實的執行方法,相當於畫大餅卻無法止飢;但若是只談技術而沒有政策背景或法律、人權意識為基礎,可能會造就缺乏人權或是尊重服務使用者的網路環境,例如以網路安全、國家安全為由,利用網路技術監看訊息喪失網路自由,或是在產品與服務設計的過程中因為不夠謹慎,形成安全漏洞,造成了使用者的資料外洩,更進一步造成損失。

APRICOT / APNIC 是一個同時兼俱政策與技術討論的場域,同時因為直接的利害關係,業者參與討論的比例更高,也因為其程策制定程序是決定後立即執行,整個亞太區的網路政策就會在這樣的場域裡直接討論並決定執行與否,而不是藉由台灣常見的由代議士及其智庫成員擬出草案後,再由專家學者背書,透過相關的程序來立法,由於離距離業者現實執行需求較遠,且也無法在短時間內收集到足夠的意見作為參考,通常容易造就一部如前所述的空談或毫無規範效力或是令業者無法生存、人民無法配合的法案。

與 IGF 一樣,這些會議雖然都可以透過網路視訊的方式參與政策制定、討論的部份,但像是一些場合,會聽到大家在討論區塊鏈、在討論交換中心的業務、討論合作的機會,以往可能要透過層層關卡、約訪的人們,都可以在這個場合裡見到與交流,都是十分難得且無法透過網路視訊會議所得到的經驗。

在這一系列文章(1)(2)(3)、(4)中用了許多的縮寫,我儘量找到完整的名稱並附上。

在 2017 年舉辦 Taiwan IGF台灣網路治理論壇(TWIGF)時,曾經有參與者反應有許多術語是無法在短時間內理解的。

今年TWIGF也將在 7 月 13、14日舉辦,也會有相關的教育訓練場次,目前正在徵求議題中,歡迎各位持續關注並參與:
  • 2018 TAIWAN IGF
    • 主題:臺灣的數位蛻變與未來:危機與挑戰
    • 日期:2018年7月13、14日
    • 地點:中華電信學院板橋所 綜合大樓
    • 網站:http://www.igf.org.tw/
    • 相關討論:TWIGF 社群
除了 TWIGF 的活動之外:
APrIGF 2018 和 APNIC 46的舉辦國家
一些放在 Flickr 的照片
APRICOT 2018 合照

 參與 APRICOT 2018 心得連結:(1)(2)(3)、(4)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對台灣即將更換的數位身分識別證的幾個疑問

在 2017 年時,台灣政府相關部會就不斷用各種藉口,要將現行的卡式身分證更換為結合更多功能的數位身分識別證,例如:多卡合一可以讓民眾的皮夾薄一點、許多國家都換成數位身份證,所以也要換。台灣的人權團體不斷的提出疑慮,提醒民眾若是實施數位身分識別可能會面臨的風險,試圖喚醒民眾的警覺心。

吵吵鬧鬧至今,只要是反對數位身分證的人,就不會收到內政部或是其他相關活動的訊息,就如同當初資安法一樣,反對的人就讓他們不知道訊息一樣,甚至是在社群媒體上對提問也是封閉、選擇性的回答。

今天看了三篇文章:
台灣人權促進會 (台權會):晶片身分證:為誰造橋鋪路? (2019/08/22)中央社:數位身分證明年10月換發 未來結合手機免攜卡 (2019/08/22)中央社:徐國勇:不換新身分證無罰則 恐無法投票 (2019/05/16) 看起來數位身份證是勢在必行了,但報導中的內容則讓我覺得這些都無法構成說服民眾 (我) 更換數位身分證的理由。

TW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離 TWIGF 2019 舉辦的日子有點時間了,而且多數時間在準備 APrIGF 2019 和參與網路治理的線上課程,加上兩年下來已經有自己偏好的議題,有些議題在台灣有技術性質的場次討論,但技術專家也較少參與討論性質偏重的網路治理論壇,所以今年沒有在 TWIGF 提案,但參與了兩個議程,當然也在其他的議程有發言,不過也沒有太多想法。

今年參與的兩個議程:
How to make the multistakeholder model work: case study on the Philippine National ICT Ecosystem Framework女性在ICT領域的就業機會和未來 (TechGirls) 以下只分享我個人的心得,不代表其他參與者或這個議題的內容,也不代表 TWIGF 。

參與 APr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從Vladivostok回來後,花了一些時間完成了我的出國報告。

感謝 TWNIC 讓讓我以國際事務委員的身份參與 APrIGF 2019 ,等到他們把報告公開在網站上後,才能公開發表自己的心得。

如果想要了解這次的會議裡談論了哪些主題、我個人參與了哪些討論會,可以參考大會的網站和我的出國報告,我會在文章之後附上連結。

這一篇其實是我個人與會的心得,很多事因為已寫在公開的出國報告裡,所以不再重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