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關於「.io 」域名的故事

Photo by Joey Csunyo on Unsplash

常會看到不同的頂級域名(Top-level domain,簡稱 TLD),從古老的通用頂級域名(Generic top-level domain,簡稱 gTLD)名:
  • .com:商業相關
  • .edu:教育相關
  • .gov:政府相關(但美國則沒有.gov.us 或 .com.us 哦!)
  • .net:網路相關
  • .mil:軍事相關
  • .org:不屬上述的組織使用
到現在還有 .cc、.io這些常見的TLD「.io 」域名會讓人聯想 Input/Output,電腦輸入/輸出會記為「 I/O」,自1997年9月16日開放註冊,所以多是資訊相關從業人員會申請的 TLD 之一。
    然而「.io 」,是屬於查戈斯群島的 TLD,但目前查戈斯群島仍存有主權爭議。模里西斯聲稱其擁有該群島的主權,而英國則在 1965 到 1973 年間「遷移 」島上的居民,並擁有 「.io 」 的國家和地區頂級域名 (Country code top-level domain,簡稱 ccTLD)的註冊權。

    在網際網路號碼分配局 (Internet Assigned Numbers Authority,簡稱 IANA) 中關於「.io 」的資訊:頁面

    在 Google 廣告的目標設定裡,「.io 」是屬於gTLD,而不是 ccTLD,也就是當你的廣告目標是設定在 「.io 」的使用者時,可能不是位於該區域的網路使用者(.io 本來是 ccTLD),而是網路上有使用「.io 」或是常瀏覽使用「.io 」域名的網路使用者之類的。對於查戈斯群島上的居民,也許會有心理觀感不佳的感受,畢竟本來是被認定為國家,到不被認定為國家;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如果販售「.io 」gTLD 可以為成該區域的收入。隨手查了一下,目前「.io 」的註冊總量為 453,015個,應該也會是一筆不錯的收入。

    於是我想到台灣的原住民,如果想要申請自己的頂級域名,如達悟族可能會申請「.tao」、阿美族可能會想申請「.amis」,但向 ICANN 申請 gTLD可能至少要準備一筆龐大的費用,還有營運計畫。但在這之前:

    1. 有意願去申請這樣的頂級域名嗎?還是覺得不需要?
    2. 如果有意願申請,誰可以代表不同族群去申請這樣的通用頂級域名?台灣政府嗎?還是各族的領袖?
    3. 如果有這麼一筆費用(含營運銷售可能至少一年一百萬美金),各個族群會想申請 gTLD 還是做其他用途?
    所以網路治理與國家主權、地理、政治有著極深的關連,但在網際網路剛開始時,沒有人想到會牽涉到國家與地域主權,也沒想過簡單的縮寫字也可以代表一個國家,這些就是網路治理論壇裡會討論相關議題了。

    gTLD 在網路行銷上的應用與爭議

    台灣很喜歡談網路行銷,從現實世界的車體廣告、電視廣告、紙本媒體廣告…到網站內容行銷、搜尋引擎排名的各種奇技淫巧、社群媒體的廣告投放,卻鮮少人想到通用頂級域名 gTLD 的重要性。

    除了前述我們常看到的 gTLD 外,近年來 ICANN 也開放了許多 New gTLD 供網路註冊機構來申請。除了 .io、.cc 這樣的域名有著國家主權爭議的議題外,另外像台灣的 .taipeiIANA 的資料庫中顯示是由台北市政府的某個職員所註冊登記的。所以我們會看到台北市政府的網址是 https://www.gov.taipei/,相關部會的域名都改為 .taipei ,同時台北市政府也鼓勵大家申請這樣的資源( https://www.hi.taipei/),目前 .taipei 的註冊量是 2,217 個。不過大家好像也沒想過,申請了 .taipei 後,在做廣告投放是否會有影響,及使用 .taipei 是否能代表什麼 (它畢竟不是 ccTLD),或是不清楚 .taipei 會對廣告投放產生的效用是什麼。我們僅能得知 .taipei 好像可以強調地域位置,有點像在宣告「我是台北人,我驕傲」,但好像又說不出有什麼正面影響,比較類似在將「台北」塑造為一個品牌,但這樣的品牌能否為使用者加分,可能還需要觀察。

    ICANN 也鼓勵品牌來申請 TLD ,稱為 Brand TLD,屬於 New gTLD 計畫,例如 .taobao.alibaba.sony,還有最後撤銷的 .htc,如果公司需要強調品牌形象與經營品牌,申請一個 Brand TLD ,列為固定的行銷預算可能在未來會是必要的支出。

    有些 gTLD 可能就會有一些與職業、行業相關的爭議,例如:
    • alibaba,目前是由中國的阿里巴巴集團所註冊,但我們也清楚阿里巴巴是一個中東國家的故事,主角阿里巴巴並不是中國人。
    • .bank 和 .insurance 是由 fTLD Registry Services, LLC 註冊,一個由銀行、金融服務保險公司所組成的聯盟所營運的單位,但 .finance 卻被其他單位註冊走了。
    • .coffee、.pizza 由 Binky Moon, LLC 所管理,並不是一家賣甜甜圈或是賣咖啡的廠商或什麼協會。
    • .hotels 和 .booking 目前是由 booking.com 所註冊,而不是由什麼跨國的旅遊協會所註冊,也不是飯店業者組成聯盟去註冊。
    • .hr 由克羅地亞學術和研究網路( Croatian Academic and Research Network,簡稱CARNET) 所管理,屬於克羅地亞共和國的 ccTLD,但我們也很清楚 HR 是 Human Resource 的縮寫。
    • .kiwi 不是指紐西蘭奇異果也不是紐西蘭的國鳥,而是一個通用域名
    林林總總的列了這些,也是想提醒大家,gTLD 除了可以作為品牌識別外,它已經是一個行銷戰場,在更多時候,也許會討論到由誰來申請可以代表產業的 TLD,例如 .bank 或 .insurance 就由相關的單位聯合組成一個單位去申請,而.coffee、.pizza 卻沒有類似的機構去申請註冊。
      台灣的網路行銷公司在這域名這一塊的著墨一直都不多,也許在過度依賴社群網站、即時通訊的行銷方式,卻從沒想過將域名申請做為行銷成本的支出之一,也沒想過使用正確的域名是否能提升網路行銷精準度的情境。

      我注意到一些區塊鏈應用相關的公司,他們的域名都不約而同的使用了 .network 或 .net ,此舉也是告訴網路使用者,他們的野心是建立一個網路,而不是只有商業(.com)而已:
      順便也查了一下常見的「.cc」的註冊量為 691,562 個。「.cc」是澳洲海外領地科科斯(基林)群島Cocos (Keeling) Islands,的 ccTLD,在2000年時由 eNIC購得。

      相關文章:關於 .amazon 和 .cat 域名爭議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問題不在於區塊鏈

      這個星期在台灣,有一場盛大的「亞洲區塊鏈高峰會」,因為在準備 TWIGFAPrIGF 2019 的會議資料,就沒有報名。看了INSIDE 整理的逐字稿,不禁坐在電腦前抽動著嘴角。對於需要經過銀行或是第三方、第 N 方擔保的支付工具,都應屬於建立信任的數位支付工具,如果一個以加密貨幣為交換工具卻還要經過銀行,那都不是「區塊鏈應用」,或可說,它還在重建信任的過渡期。

      自接觸區塊鏈應用以來,不斷的聽到網際網路的大老們、前輩們、經濟學者們都在極力反對區塊鏈技術,很多人權團體、媒體、各國央行、金融體系都對於區塊鏈的特性大加撻伐:
      過度集中、非去中心化。整個網際網路是個過度中心化的系統,大概很少有人去想網際網路的架構和特性。ICO 是詐騙。老實說,這就是一個人要不要被騙一樣,你不能說投資失敗就是被騙,ICO 是一種賺錢手段,但是「投資」還是「投機」?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尺。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的應用。加密貨幣是數位(電子)支付的一種,大家常常把加密貨幣作為數位支付的代名詞。台灣政府對於加密貨幣的態度較偏向視之為虛擬貨幣、商品,而不是正式的法幣 (Fiat Money)。無法移除不該保有的資料。有些人權團體表示會有人把婦女、孩童受虐的照片或裸露的影片上傳到區塊鏈上,且無法移除。把這個問題歸咎於區鏈技術實在很莫名其妙,畢竟暴力傷害人類、動物的行為就是非法行為,當影片或照片上網後,會迅速的傳播與擴散,有些是存在私人的硬碟裡。但該注意的重點在於:(1) 這些虐待、強迫裸露、拍攝這些影片與照片的犯罪行為根本就不該發生(犯罪預防)、(2) 這些存在私人硬碟裡的照片與影音檔根本就不該被擴散 (民眾教育)、(3) 基於前面兩點,政府應該加強自己的責任,而不應該強迫平台業者對使用者的內容進行審查,內容審查是侵犯言論自由權的。智財所有權的問題。例如用作品完成時的時間戳記 (Timestamp) 可以證明是自己的作品,但今天如果有人把這篇文章用他自己的帳號,把文字內容上傳到 IPFS (星際檔案系統,Inter Planetary File System),頂多就是在之後加註原始作者是誰,上傳者不是原作者這種尷尬的情況。所以日後若是使用自動化的分潤系統,要怎麼去證明作者是誰?如何分給哪些人?交易速度慢,無法因應全球金融、資料交換的大量工作。反觀,網際網路被大量應用的年代初期…

      參與 1 月 11 日的「資通安全管理法」公聽會感想

      如果有人讀過由去年諾貝爾經濟學奬得主 Richard H. Thaler 的《不當行為》,也許就會開始學習如何當一個理性的經濟學者,而不被衝動或個人習慣沖昏頭進行不當的消費。書中所提到的一些概念其實更可以運用在各個場域裡,包括已參與幾次的座談會到今日公聽會的「資通安全管理法」。
      法學專家們的疑問 大概整理了幾點: 如何避免技術性的規避或離開市場?行政救濟的相關事項。擬這套法案時參考美國、日本、新加坡等這些國家的依據是什麼?是經濟或科技發展情況還是剛好搜尋到這個國家有這套法律,所以拿來用?這部「資通安全管理法」的主管機關是台灣的行政院,行政院主要是整合政策的功能,本身無執法的能力,僅能要求被管制者義務執行,也就是主管機關的管制責任是空虛的。參考的國家都有編制專責的單位與規劃預算,如果在台灣這套法令通過了,開始實行了,有編制的人力嗎?執行的能力嗎?可能沒有。「資通安全管理法」有主管機關,但「個人資料保護法」沒有主管機關。這兩部法一樣重要,但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異?

      關於2018年的台灣網路治理論壇

      2017年辦理了台灣網路治理論壇(Taiwan 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以下簡稱 TWIGF)後,陸續也有許多單位或有興趣的朋友加入論壇中的 Multi-stakeholder Steering Group (以下簡稱 MSG),TWIGF 今年也舉辦了幾次座談,努力讓台灣的民眾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與其相關的範疇,並持續舉辦會議讓與會者透過親身參與,體驗與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

      TWIGF 在 2017 年的主題是「數位衝撞之契機 – 經濟、安全與人權之和諧發展」並將子議題分為:數位經濟、網路安全及網路人權,參與者約有兩百多人也刊登上《Global Information Society Watch(GISWatch) 2017 Special Issue - Internet governance from the edges: NRIs in their own words》,藉由此機會讓國外的讀者了解台灣網路治理的發展狀況。 網路治理論壇的精神:對話才是重點 不同於台灣習慣的研討會、座談會模式,主持人或與談人可能會準備大量的投影片向參與者簡報。TWIGF 會議裡有主持人、與談人和參與者三個角色,與會重點是主持人、與談人、台下參與者三方針對該場次主題的對話,並非與談人的個人演講;三方可能分別在不同領域裡有不同的專業,依照主席宣布的議事規則進行討論,沒有多餘的簡報與演講,在該場次 60 至 90 分鐘的對話時間裡,透過「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找到彼此對議題的共識。對話可能包括了爭論、對談,參與者都是熟悉該議題或對議題有興趣,在彼此尊重與包容的前提下發言與討論,透過對話形成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