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關於 .amazon 和 .cat 域名爭議

Photo by Daniel Eledut on Unsplash
昨天在寫關於「.io 」域名的故事這篇文章,在舉例各種域名爭議時,有想過要把 .amazon 和 .cat 的爭議也寫在裡面,不過這兩個都是很長的故事,也已有前輩撰寫或翻譯過相關的文章,其中更涉及了國家與文化認同,最後決定先暫時不寫,但今天已看到一些媒體報導表示,ICANN 已通過其申請,Amazon 極有可能取得 .amazon 頂極域名。

關於 .amazon

Amazon 公司在 2012 年時向 ICANN 提交了申請 .amazon 域名,這件事卻引起了拉丁美洲亞馬遜河流域周邊國家(秘魯、巴西)的不滿,認為 .amazon 若由 Amazon 公司使用,可能有損亞馬遜河流域周邊的古老文化,於是透過程序向 ICANN 提出反對意見,詳細的過程與這件事對 ICANN的 意義可以參考由台灣網路資訊中心(TWNIC) 黃執行長所翻譯的文章:《.Amazon 案例對 ICANN的意涵》。
直到早上看到有媒體認為 Amazon 最終會取得 .amazon 的頂級域名,於是到 ICANN 網站看一下公告:「Chair’s Blog: Wrapping up the Istanbul Workshop」,裡面也提到了這個月在伊斯坦堡的會議裡,ICANN 董事會考慮了 Amazon 公司在今年 4 月 29 日的提議 (PDF)和 3 月 10 日時的 ICANN 董事會會議結論,關於 .amazon 的申請。在4 月 29 日的提議中,Amazon 公司承諾以下三件事:
  1. “Not use as domain names in each .AMAZON TLD those terms that have a primary and well-recognized significance to the culture and heritage of the Amazonia region;
  2. Provide nine domain names in each .AMAZON TLD to be used for non-commercial purposes by ACTO and its member states to enhance the visibility of the region; and
  3. Block from all use up to 1500 domain names in each .AMAZON TLD that have a primary and well recognized significance to the culture and heritage of the Amazonia region”
簡而言之,就是不會使用 .amazon 域名來誤導關於亞馬遜河流域周邊國家的文化與遺產;由亞馬遜合作條約組織 ( Amazon Cooperation Treaty Organization,簡稱ACTO)和成員國家決定,提供 9 個 .amazon 頂級域名作為非商業用途,並提升成員國家、區域的能見度;禁止在每個 .amazon 頂級域名中多達 1500 個具有文化遺產辨識度的域名。

接下來,ICANN 將按照其gTLD的申請程序,在接下來的 30 天裡,公開 Amazon 所承諾的公共利益內容( Public Interest Commitments,簡稱PICs) ,徵求公開意見諮詢。

相關的 ICANN 訊息可參考以下頁面:
在 2017 年時,已由蔡法官在台灣網路治理論壇社群中撰寫了十分詳盡的文章,大家可以在以下閱讀以下內容:喵(.cat)爭議的法律分析

結論

我查了一下 IANA,目前 Amazon 註冊有 52 個 gTLD,以下簡單列舉一些:.audible、.author、.aws、.book、.bot、.buy、.call、.circle、.coupon、.fire、.free、.pay、.read、.kindle、.zero…等。這裡面有許多已經不止是品牌用途,有一些已經可能會有代表性的爭議,也許台灣有許多行銷商、域名註冊商都已經想到這個領域,但網路使用者或客戶還未意識到自己未來可能會面臨無域名可用的窘境,要培養這樣的認知,可能還需要一點時間。

Amazon 公司在歷經 7 年,配合 ICANN 的政策與程序進行協調、提出解決方案及承諾,現在在徵求公開意見程序,也許最終能取得 .amazon 的頂級域名作為其品牌域名。

域名已經不是簡單的幾個英文縮寫而已,在人類對各種網路應用工具的依賴、層出不窮的網路爭議事件仍需要以現實世界的爭議處理方式、實體地理國家法規管理,於是也涉及了國家文化、歷史、認同的各種議題。如果只有單方面決定,就會導致其他利害關係人的權益受損,也會引發各種爭議,這也是為什麼一直鼓勵採用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來討論的原因。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 2019 世界經濟論壇「全球競爭力報告」和「全球風險報告」

自從把重心放在網路治理領域後,比較少去關注世界經濟論壇 (World Economic Forum,WEF)的一些報告。最近看到一些媒體、政府部門的新聞稿在慶賀台灣的全球競爭力排名已前進到 12 名,刻意彰顯自己的政績,都讓我感到十分有趣。通常排名進步有幾種可能:1. 台灣真的競爭力提升了不少,2. 其他國家/經濟體系的評分下降,3.評分的方式改變。
於是我看了自己在 2015 時所觀察歷年全球競爭力報告中的「不利經商因素」(The most problematic factors for doing business),從 2011-2012 至 2015-2016 的報告中,「政策的不穩定性」和「低效的政府官僚」一直都是台灣兩大不利經商因素。在 2019 年的全球競爭力報告裡已經看不太出來明確的項目,但在另一份報告 Global Risk Report 裡,從 2018 年起就有相關的項目。

關於2018年的台灣網路治理論壇

2017年辦理了台灣網路治理論壇(Taiwan 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以下簡稱 TWIGF)後,陸續也有許多單位或有興趣的朋友加入論壇中的 Multi-stakeholder Steering Group (以下簡稱 MSG),TWIGF 今年也舉辦了幾次座談,努力讓台灣的民眾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與其相關的範疇,並持續舉辦會議讓與會者透過親身參與,體驗與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

TWIGF 在 2017 年的主題是「數位衝撞之契機 – 經濟、安全與人權之和諧發展」並將子議題分為:數位經濟、網路安全及網路人權,參與者約有兩百多人也刊登上《Global Information Society Watch(GISWatch) 2017 Special Issue - Internet governance from the edges: NRIs in their own words》,藉由此機會讓國外的讀者了解台灣網路治理的發展狀況。 網路治理論壇的精神:對話才是重點 不同於台灣習慣的研討會、座談會模式,主持人或與談人可能會準備大量的投影片向參與者簡報。TWIGF 會議裡有主持人、與談人和參與者三個角色,與會重點是主持人、與談人、台下參與者三方針對該場次主題的對話,並非與談人的個人演講;三方可能分別在不同領域裡有不同的專業,依照主席宣布的議事規則進行討論,沒有多餘的簡報與演講,在該場次 60 至 90 分鐘的對話時間裡,透過「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找到彼此對議題的共識。對話可能包括了爭論、對談,參與者都是熟悉該議題或對議題有興趣,在彼此尊重與包容的前提下發言與討論,透過對話形成共識。

生活裡處處可見的網路治理議題(1)

以往在談論電子治理、電子化政府、推動政府開放資料、公民參與,或是主張程序透明、當責、數位經濟發展⋯等議題,這些都屬於末端應用,而非基礎端或是在推廣這些議題時都少了一個支撐它的基本主軸。

從2016年開始參與亞太區網路治理論壇之後才豁然開朗,原來這些網路應用層面的議題,都在國際間稱為「網路治理」的框架內。藉由之後實際參與活動、工作小組,從台灣到亞太區網路治理論壇,摸索與體驗什麼是「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Multistakeholder Machenism)」,到基礎概念的網路發展歷史、網路治理論壇的歷史與基礎建設,於是才知道,原來這麼多年來都在看應用而忽略了網路基礎建設的重要性。

台灣的政黨政治為了讓民眾快速的看到經濟發展政策的成效,大多著重在應用層面的議題,例如: